反回憶錄:奧德賽的現代漂流(楊索)

更新時間: 2020/02/15 05:00

那群船員瞪著死魚眼,沒人敢使喚他們。七天了!沒人來打掃船艙,也沒換床單,旭與洋子後悔選擇沒有窗戶的底艙,自限制每日僅能一小時上甲板散步,兩人恨不能吸飽海風 。
「我討厭旅行,我恨探險家。」結構主義宗師李維.史陀以人類學者的身分長年往返南美與法國之間,其經典之作《憂鬱的熱帶》起手筆描述1940年代的海上航行猶如噩夢,為了安靜如廁,他必須於黎明前、眾人熟睡之際去搶位置。
全球化時代,郵輪成了旅遊顯學。「世界夢號」、「鑽石公主號」、「寶瓶星號」……。誰都記得溫莎公爵是在郵輪與辛普森夫人定情;即使「鐵達尼號」沉船是悲劇史詩,「旅客名單」卻成不朽八卦,死得多張狂。
旭與洋子是低調謙虛的人,他們並不驕狂;然而兩人之所以抉擇四海為家,多少出於無奈。旭82歲、洋子75歲,他們的獨生子就業不穩定,經常一家四口跑來借住吃喝。老夫妻斷然賣掉大阪老屋,開啟了10年的郵輪人生。

過往浮華蜃樓海市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