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散策:隔離(吳洛纓)

更新時間: 2020/02/15 05:00

每個國家從中國撤僑回到本國避難,得到的待遇有天壤之別。隔離的方式有住進度假村過十四天,也有還沒進駐就被居民砸雞蛋抗議,不得不更換地點。無論確診與否,將被隔離者污名化,是傳染病防禦戰中最大的致命傷。但隔離並不只在瘟疫蔓延時,當整個社會階級固化,階層之間因為歧視或仇恨而互相傷害,無形的、無盡延伸的牆正在往高處長、往遠處去。
2019的兩部電影《小丑》(Joker)、《寄生上流》(Parasite , 直譯為:寄生蟲)在台灣發行分別取得了新台幣三億三千萬元和一億四千萬元的好票房,這兩部電影都討論到階級藩籬帶來的社會問題。《小丑》裡看到一個邊緣人如何在爭搶資源的競爭中被踐踏,導致無可挽回的悲劇,「小丑」意在取悅人,卻是在階級鬥爭中落敗那方,必須向資本擁有者獻媚的生存手段。

強權依然欺凌弱小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