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回憶錄:揹著幸福找幸福(楊索)

更新時間: 2020/03/15 05:00
楊索

母親很黏人,愈老愈黏。我常年躲著她,一年只見幾回。
父親很冷,很少表達對兒女的關心,眾人也習慣了,就是男性的特質吧。
天地顛倒了。父親一再call我;我嗜清靜,乾脆拔掉電話線。父親在那頭仍狂撥;換大姊打手機來,說父親心頭糟糟,吃不下飯、不想出門,要我撥電話回去讓他安心。
「爸爸喔,汝免煩惱,我都有在治療啦。」「返來!返來!厝內觀世音菩薩金靈感,爸爸价汝收收化解,汝就平安無事!」
父親大半生執迷各種賭具;老後沉迷於修行方術。不知他哪來靈感,對自身神力有全備信心。但,他想施展在我身上,門兒都沒有。
夏末至入冬,我日夜狂咳,抽太多次血檢驗,一日我發現容顏枯槁。X光、超音波、不同部位斷層掃描;抗生素換了五種,改第一線抗生素。此病來勢洶洶、無法將息。

聽他們向天公祈求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