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顯微鏡】陳保中、林先和:「社交距離預警指標」找感染熱區

出版時間 2020/04/02
「保持社交距離」將是一項新型全民衛生教育實驗。示意圖。設計畫面
「保持社交距離」將是一項新型全民衛生教育實驗。示意圖。設計畫面

陳保中/台灣公共衛生學會理事長、林先和/台灣公共衛生學會祕書長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如海嘯般席捲全球,疫情大爆發時期,許多國家紛紛祭出封城或關閉邊界,希望先遏止疫病繼續蔓延至國內其他地區,新冠病毒的高傳染力特性,對於各國公衛及醫療體系應變及服務量能而言,是一大考驗。

根據台灣大學公衛學院林先和教授與疾病管制署鄭皓元醫師追蹤分析我國本土確診個案接觸者發現,新冠肺炎症狀初期的傳染力最高,甚至可能在還沒有症狀產生之前,受感染者便具有傳染力,這與SARS病毒不發燒不傳染的特性大相逕庭。

公共衛生常見的預防手段之一,是源頭管理,但是在無法確切掌握新冠肺炎潛在受感染者分布情形的狀況下,口罩除了作為呼吸防護具保護使用者之外,也成為防疫時廣泛性的源頭管理之手段,同時保護使用者身邊的人。即便口罩的貨源短缺,醫用、外科及N95口罩必須要優先提供給第一線防疫的醫護人員使用,使用棉布口罩仍然可以達到一定的保護效果。

即時資料計算風險

疫情何時可以平息,仍無法預測,封城影響民生與經濟活動甚鉅,僅能達到暫時止血的效果,難以長治久安。然而,東西方國家的防疫策略因民情不同,在「戴口罩」上存在莫大歧異,但不建議將西方國家沒有向民眾加強宣導戴口罩,直接簡化解讀為西方國家集體失智。

美國白宮的新冠病毒工作小組專家柏克斯(Deborah Birx)博士針對本土爆發的疫情提出,「沒有靈丹妙藥、也沒有神奇疫苗或療法,只有個人行為的控制能有效應對這場疫情爆發。」她也提出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可以降低新冠肺炎傳播的速度,故除了呼籲民眾戴口罩之外,保持社交距離可能變成我們控制疫情,並盡可能減低對社會經濟活動影響的折衷選項。

一般而言,咳嗽、講話或打噴嚏產生的大顆粒飛沫在1公尺到1.5公尺內就會下沉。考量台灣都市區地狹人稠的高人口密度特性,建議民眾在室外空間活動盡量至少保持1公尺、室內空間則應保持1.5公尺以上的距離,在密閉擁擠的空間如車廂內則請戴上口罩,且務必要注意口罩的正確配戴方式。

在大眾運輸系統上偶爾會看到乘客拉下口罩打噴嚏,或是講話時拉開口罩,這都是不正確的使用方式。另外,開窗通風讓室內空氣對流,也可以降低室內空氣病毒微粒濃度。

為估計我國的社交距離預警指標,建議政府成立「社交距離預警指標工作小組」,使用居家檢疫數、口罩銷售量、手機密度、公共攝影機等即時資料,計算每天各鄉鎮市區社交距離預警指標,依社交距離預警指標作為社區感染風險的高低,分別以熱區、暖區、冷區作為分類警示,拍攝各式空間如何保持社交距離的衛教宣導短片,並拍攝不同語言版本提供不同語言的使用者觀看,最後就各社交距離預警指標分類為熱區的高風險區域,盡速介入進行社區衛生教育輔導,以降低社區感染風險。

新型全民衛教實驗

公共衛生是一門跨領域且複雜的專業,任何一項衛生政策或指引制定的背後,都需綜合考量國情、人文社會、醫療照護體系方能決策,我國政府團隊在新冠肺炎疫情控制上的表現目前可圈可點,但抗疫是條漫漫長路,任何防疫缺口都可能讓疫情快速延燒。在新冠肺炎的疫苗上市之前,戴口罩、保持適當社交距離是控制感染新冠肺炎傳播的重要手段,「保持社交距離」將是一項新型全民衛生教育實驗。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