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藝除了「吃土」和等待「救援」外,還能做什麼?

出版時間 2020/04/07
論者表示,除了VR外,「直播」當然也是因應「宅在家」的不二選項。示意圖。翻攝香港《蘋果日報》
論者表示,除了VR外,「直播」當然也是因應「宅在家」的不二選項。示意圖。翻攝香港《蘋果日報》

夏學理/台師大表演所教授兼所長
 
國家兩廳院委託國立交通大學統計學研究所,根據兩廳院售票系統,透過大數據分析2013年至2018年藝文票券消費銷售資料,並於2019年4月30日發布:國內表演藝術「年均票房」約在新台幣12億元,平均每人購票支出約50元,且有不少會員購票屬於單次消費。
 
受兩廳院委託進行上揭統計分析的高竹嵐助理教授,在上(3)月25日美術節當天,再以「台灣每年人均藝文消費,比1杯手搖飲還少……疫情下沒演出,表演藝術工作者有多「吃土」?」為題寫道:「你如果身邊有表演藝術工作者的朋友,他極有可能正在吃土。」
 
隔天(3月26日),路透報導,享譽全球的太陽馬戲團娛樂集團(Cirque du Soleil Entertainment Group)正研究債務重組方案,其中包括申請破產。
 
今年1月24日,太陽馬戲團於中國大陸抗擊新冠病毒期間,終止了中國大陸的演出。3月8日,該團停止在美國的演出。3月19日,該團宣布裁員95%(4679人)。另原訂4月23日在其加拿大總部所在地魁北克省蒙特利爾做全球首演的2020年新作《同一天空下》(Under the Same Sky),也同樣因嚴峻的疫情取消。
 
《同一天空下》,多麼地應時。過去的《同一天空下》,全球表演藝術各顯神通、百花齊放。但在SARS與新冠肺炎的《同一天空下》,則管你是東是西?或大或小?各個都被迫「吃土」,而且,超級「土土土」!
 
這難道是集「現場、即時、互動」特性於一身的表演藝術「宿命」?有解?無解?
 
就「現場」特性而言,無解。因為,無論是密閉型劇院空間,或開放式露天劇場,一旦遇上「疫情」,就註定灰頭土臉!
 
至於「即時」、「互動」,則絕對有解,尤其在5G的虛擬實境年代!!
 
過去,我們或都曾有過,因為自己喜愛的某個現場演出開售後秒殺,而直感扼腕不已的經驗。但從2018年起,我們已經可以透過數位串流,在家裡或任何地方,舒適地戴上VR裝置(virtual reality headsets),盡享種種虛擬奇觀。
 
現在,一些VR平台則不僅可重建現場體驗,更能為使用者新創出原本在現場觀賞演出時,無法囊獲的各種特殊視角與互動。以MelodyVR為例,該公司即建置了一個現場表演資料庫,並與850多位音樂家合作,其中包括了: Kelly Clarkson、Wiz Khalifa,以及Lewis Capaldi等名家。
 
該公司的做法是,影音記錄+VR應用APP,經串流傳輸到Oculus VR、iPhone或Android頭戴設備,讓使用者「嘆為觀止」。
 
如此,因為疫情而「宅在家」的觀眾們,還會讓表演藝術繼續「吃土」嗎?啊哈,VR(Very Ridiculous)!
 
而除了VR外,「直播」當然也是因應「宅在家」的不二選項。以甫於本(4)月5至6日,完成「中國首部線上戲劇」創舉的「等待戈多」,從其項目策劃、劇本研讀、演員面試、幕後製作、排練碰撞、到演出呈現,全程都是透過「線上」協作完成。
 
製作人梁麗珍(廣州大劇院副總經理)指出:主創、演員、製作等團隊,橫跨北京、武漢、廣州、大同4個城市,聯合作業裡的很多團隊成員,甚至從來不曾見過面。整個項目僅憑線上交流就完成合作,充分運用互聯網線上技術進行實時舞台調度,使處於不同地理位置的主創、主演、觀眾跨越空間桎梏,感受戲劇的真實與鮮活,還原戲劇現場感、即時性,開創嶄新的戲劇搬演模式。
 
這個分兩幕/兩晚演出的「等待戈多」線上劇場,光是第一幕(5日晚全球首演),即吸引超過19萬的各地觀眾同時在線觀看,創下中國話劇史上之「單場觀演人數」最高紀錄。
 
反之,因疫情而靜默「吃土」的台灣表演藝術,除了「等待」政府「救援」外,是不是也能主動積極地一起合作些什麼?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