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華:八大停業?科學防疫勿雙重標準

出版時間 2020/04/10
無限期停業容易導致陪侍工作者在經濟困窘下,進入更為剝削或風險更高的工作形態。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
無限期停業容易導致陪侍工作者在經濟困窘下,進入更為剝削或風險更高的工作形態。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

陳美華/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

因應台北市一名酒店公關確診,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前天宣布針對全台酒店、舞廳等八大行業無限期勒令停業。記者會上指揮官指案主有「難言之隱」,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本案增添奇情色彩。事實上,前晚各政論節目名嘴一面倒地指陳陪侍女性和客人近距離接觸、相濡以沫是「高危險群」、「防疫破口」時,觀眾也很難不注意到,他們好像想傳達什麼,卻又不好意思明說的曖昧姿態。

「難言之隱」以及欲言又止的姿態,無形中刻劃了八大行業或更廣義的性產業是特殊行業的污名想像,在疫情緊繃之際,也有效地合理化官方無限期勒令歇業的正當性。陪侍業者作為道德赤字產業的勞工,就和先前的陸配、小明、失聯外勞、觀光團以及連假出遊的民眾一樣,成為全民責難的對象。

防疫的關鍵在於防堵病毒擴散,而不是圍堵特定群體,尤其是平常被邊緣化、污名化的群體。在全球名人政要感染確診病例越來越多的情形下,並沒有一個特定的群體必然是高危險族群,而是特定的行為導致感染風險。事實上,金芭黎的案件顯示,舞小姐是第一線的防疫尖兵,而非防疫破口。指揮中心過去2、3個月來,從鼓勵戴口罩、勤洗手,到晚近要求大家保持社會距離就是透過科學知識,讓全體民眾──不分年齡、性別、職業全都動員起來共同防疫。

令人遺憾的是,在這個案件上,指揮中心偏離了原先科學防疫的路線,造成防疫的集重標準。依據指揮中心公布的「社交距離注意事項」,人與人間室內應保持1.5公尺、室外保持1公尺距離,若雙方正確佩戴口罩,則可豁免社交距離。換言之,只要符合這個標準,八大行業未必特別危險。因此,指揮中心和地方主管機關應積極輔導包括八大行業在內的各營業場所透過管制進出人流、減少桌椅等方式將各營業場所納入防疫環節,而非因為公關確診,順勢勒令八大行業全面停業,衍生雙重標準。甚至任由被邊緣化的產業勞動者自生自滅。

此外,疫情指揮中心的邏輯似乎是,因為八大行業的工作特性容易導致病毒傳播,而且容易「隱瞞」接觸史或疫情,導致疫調更困難。但是,全面停業其實只會導致色情或性消費化整為零、地下化,反而製造防疫破口。事實上,業者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回應指揮中心的政策。某些店將工作者都集中到卡拉OK樓層,以迴避停業的指令;而Line群組上也有諸多訊息詳細的告訴大家可以到哪消費,包送到府方案也是五花八門。

關鍵在於,無限期停業對業者與工作者所傳遞的訊息是復業遙遙無期,這容易導致陪侍工作者在經濟困窘的狀況下尋求各種增加收入的營生方案,而進入更為剝削或風險更高的工作形態。任由事態發展,將導致經濟困窘的底層女性在這波疫情中受到更不成比例的衝擊。此時政府應該提供明確地防疫指引,透過具體輔導措施,讓業者可以在合理期限內復工。

其次,疫情指揮中心不該輕忽無限期停業對陪侍業者日常生活的影響。她們絕大多數人和一般受薪階級一樣,沒工作就沒收入。很多從業者可能是家中主要經濟來源,又或自食其力,打工兼差付學費。同時,一個八大工作背後,也常供養不少周邊產業。陪侍者歇業,連帶地會影響髮妝師、美甲師、清潔工、餐飲業、行政管理人員、泊車小弟等行業的生計。

蘇院長雖然已經在昨天宣布,如果有困難會予以紓困,但不少陪侍工作者並非受僱於某一酒店或舞廳,而是由經紀人帶往特定營業場所工作,她們和店家之間的關係不見得是受僱的關係。將來紓困時,能否真的讓第一線的工作者受到補償,都還需要中央與地方主管機關更縝密的配套方案。希望指揮中心能通盤考量從業者所受的衝擊,於該案疫調告一段落後可以輔導業者落實防疫工作,儘速復工。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