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維婷:威權政體比民主國家懂抗疫?

出版時間 2020/04/22
中國在監控與資訊控制的能力上很高,但不代表治理國家的能力會一樣高。示意圖。路透
中國在監控與資訊控制的能力上很高,但不代表治理國家的能力會一樣高。示意圖。路透

顏維婷/美國富蘭克林與馬歇爾學院政府系助理教授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原本只是中國和亞洲的問題,3月歐美紛紛淪陷後成為全球問題。歐美因錯失防疫黃金時刻而深陷疫情;相反地,中國大規模封城、關學校與嚴格限制人口流動,明顯看見成效。對照中國防疫的嚴格迅速與歐美防疫的鬆散延遲,有論者認為,威權體制比民主體制更能有效回應肺炎危機。中國也沒錯過這個機會,大肆宣揚威權體制才可有效率控制疫情。

民主體制與威權體制究竟在防疫上孰優孰劣值得討論, 但現有的討論往往混淆了「國家能力」與「政治體制」兩個不同的概念。

一般來說,國家的政治體制粗分成民主與非民主體制,區分方式是由統治者如何產生決定。民主體制由人民透過公平、公正的選舉而產生統治者,反之則為非民主體制。

國家治理能力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國家能力是指一個國家能夠穿透並治理社會的能力,包含各種維度,例如:政府效能、政府管制政策的法規與品質、法治、政治穩定度、抑制貪腐程度、與公民問責程度等。

當然,國家能力的某些要件較容易在民主體制下發生,例如公民能對政治發聲與問責的程度,以及社會遵守法治的程度。但是,民主的核心定義關乎國家權力來源,與國家穿透社會的能力不全然相同。事實上,如果我們將國家能力(Y軸)與民主程度(X軸)擺在一起時,兩者並非正相關,而是呈現一個U字型:極度非民主的國家國家能力並不低,反而從威權過度到民主的國家治理能力最低,然後才是在民主國家裡面,隨著民主程度越高國家的能力會越高。

以亞洲來看,日本、韓國、台灣屬於民主程度高國家能力也高的國家;印尼屬於民主程度高但國家能力低的國家;新加坡則是民主程度中等偏低低但國家能力極高的國家;中國和泰國則屬於民主程度低國家能力中等的國家。中國在監控與資訊控制的能力上很高,但不代表治理國家的能力會一樣高。

在一篇未正式發表的工作論文裡,瑞典的學者研究不同政府在處理武漢肺炎時學校關閉的速度,發現最快會將學校關起來的國家,大部分的民主程度高但國家能力低;民主程度與國家能力都低的國家次之(中國屬於此類);再來是民主程度與國家能力皆高(台灣屬此類);民主程度低但國家能力高的政府撐的最久(例如新加坡)。

以學校關閉的例子來看,決定政府反應速度並非民主與否,而是國家的行政能力,而且當國家的治理能力越低落時,越容易大規模地將學校快速封起來。背後的邏輯是,國家能力高的政府可以有更多政策工具來防疫,並不需要一步到位極端地封城與關學校。

中國迅速又大規模的以封城來防堵疫情,跟其國家能力反而比較有關。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