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治標不治本】現存的流行傳染病幾乎都來自動物

出版時間 2020/04/30
論者表示,醫學史學家指出我們正生活在新興瘟疫的時代,而幾乎所有的瘟疫都來自動物,顯然只靠治標不治本的疫苗是無法杜絕新瘟疫的發生。示意圖。資料照片
論者表示,醫學史學家指出我們正生活在新興瘟疫的時代,而幾乎所有的瘟疫都來自動物,顯然只靠治標不治本的疫苗是無法杜絕新瘟疫的發生。示意圖。資料照片

陳惟華/愛家自然診所院長、英國牛津大學神經學博士
 
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的疫情爆發到現在4個月,還沒有停歇的跡象,也導致全球經濟大衰退,並改變人類生活的方式,就像是上帝按下了重設鍵(reset)。
 
醫界近期發現腳趾出現類似水痘或麻疹的患者越來越多,很可能是新冠病毒感染新症狀,呼籲要多加留意。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也指出,由於全球醫療資源大都集中在防堵新冠病毒疫情,超過1億兒童會錯失麻疹疫苗接種,可能造成日後麻疹大爆發。
 
現在我們習以為常從小就接種各種疫苗,為的是預防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天花、肺結核和流感等傳染病的再爆發。這些存在已久的傳染病究竟是來自何處呢?讓我們回顧過去全球大流行疾病的歷史,便不難了解這些傳染病的由來,或許有機會防止新興傳染病的再出現和大流行。
 
演化史上,人類已經在地球上生活了至少數百萬年之久,但在人類大多數的演化過程中,都沒有流行病。例如,從來沒有人得過麻疹,因為人的麻疹病毒當時不存在,沒有人得了天花,沒有人得到流感,甚至沒有感冒,直到大約1萬年前,情況開始改變了。
 
醫學人類學家確認人類疾病的第一個時代開始於1萬年前,人類馴化動物,當我們把動物帶回來放牧和圈養,同時也帶回來動物的疾病和病原體。例如,麻疹的源頭是來自圈養的牛。
 
約1萬年前,當我們馴化牛羊時,但也馴化了牛的副粘液病毒,讓牛瘟變成了人類的麻疹;近150年來,麻疹已殺死2億人,這是人類圈養牛所付出的慘痛代價之一。
 
其他的後果還有,讓人類感染肺結核(來自乳牛的分枝桿菌)、漢生病(麻風病可能來自水牛的痲瘋分枝桿菌)、狂牛症(來自牛的普利昂蛋白)和超級抗藥性的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來自乳牛)等。
 
此外,天花可能是來自駱駝的痘病毒,一般感冒來自馬。我們養豬,得到百日咳;養雞,我們得到傷寒等等,不勝枚舉(表一)。那個時代的人類疾病可說是「馴養化」的動物疾病,直到今天我們仍然要靠不斷施打各種疫苗來抵抗它們的爆發。
 
從1975年左右,新的傳染病以前所未聞的速度開始出現。短短40年出現了30幾種新疾病,其中大部分是新發現的病毒。原因是我們徹底地改變了動物原有的生活方式,導致人類與動物之間的緊繃關係,並提供新興傳染病的溫床。
 
由於全世界對動物蛋白的需求不斷增長而超過了供給,於是集中化的工業養殖場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這種過度擁擠、通風不良和不見陽光等壓力,造成禽畜的免疫力下降,促使體內原本無害的微生物產生基因重組,變成致命的病原體,導致現在「養殖化」的人畜共通傳染病之盛行。
 
醫學史學家指出我們正生活在新興瘟疫的時代,而幾乎所有的瘟疫都來自動物,顯然只靠治標不治本的疫苗是無法杜絕新瘟疫的發生啊!
 
 

(圖一表格)作者提供


一指在APP內訂閱《蘋果新聞網》按此了解更多


最熱獨家、最強內幕、最爆八卦
訂閱《蘋果》4大新聞信 完全免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