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回憶錄:當貓老去時(楊索)

更新時間: 2020/06/07 05:00
楊索

去年以來,阿貓酣睡時間特別長,黑夜睡白日也睡,安靜多了;但不符合她性格的沉靜卻使我不安,同時我發現她不再一蹦而上高處,甚至不刨抓板,一切都顯得可疑。
回想初遇至今,她至少14歲了,彷彿只是昨天,竟然她已是老貓,種種變化屬於自然律,只是我不願面對現實。阿貓老了,我又何嘗年輕,我們共度初老,然而阿貓將老謝更速,我既無奈又心驚。
對我而言,阿貓比至親友朋還親,我們在生活中看顧彼此,有時我覺得是她在守護我,是我日常的定錨。例如,她反對我停留於電腦太久,定時定量來腳邊磨蹭、藉由各種需索轉移我的注意力;又如,她會在夜間十一點催我睡覺,我多半依她。妙的是,氣溫寒涼時,她倚在我胳肢窩睡,待我睡意朦朧,她即輕巧下床,好似哄我睡一般。

暖意飄升於我心底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