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腸劍譜:國宴杏仁油條(魚夫)

更新時間: 2020/06/14 05:00
繪圖:魚夫

文壇老前輩吳濁流曾經在他的短篇小說裡〈先生媽〉的文章中,有段文字說:
「先生媽想起在貧苦時代吃的油條的香味,想再吃一次,叫新助買,他又不買,因為新助是國語家庭,只吃味噌汁,不吃油條的。」
日治時期有些地方士紳穿著和服,喜歡吃「沢庵漬け」(醃漬切片的黃色菜頭)、味噌、刺身和鋤燒等,這是皇民化如火如荼推行中的一種認同,而吳濁流則藉吃油條來反諷那些「國語家庭」者的理念,不過單單講油條,在我看來是不夠本土化的,還要再搭一味杏仁茶,才算正宗台灣民族早餐。
油條配杏仁茶的記載在日治時期出版的《民俗台灣》裡就曾出現,有段描繪1914年的士林市場的回憶,指出當時杏仁茶配「油車粿」是飲食店裡非常方便的早餐,其中「油車粿」指的是我們現在所謂的「油條」。

暖暖夜裡疲憊身心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