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戰了嗎】陳牧民:從邊界延伸印度洋的中印競爭

出版時間 2020/06/20
中印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正從喜馬拉雅山逐漸延伸到印度洋。示意圖,為印度在拉達克駐軍。路透
中印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正從喜馬拉雅山逐漸延伸到印度洋。示意圖,為印度在拉達克駐軍。路透

陳牧民/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教授兼當代南亞與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自5月初以來,在中國與印度邊界的西段與中段部分地區,雙方士兵爆發數回合衝突,雙方都宣稱都有人員受傷。6月16日傳來令人震驚的消息,印度軍方證實在一場激烈衝突中,多達20名印度官兵不幸身亡。雖然中國官方至今仍未公布本身的傷亡情況,但據印度媒體報導,中共解放軍的死亡人數高達43人。

這一系列衝突是自3年前(2017)洞朗(Doklam)對峙危機之後,中印最大規模的邊境衝突,更是1975年以來首次雙方在邊境衝突中出現人員死亡的情況。由於兩國都是核武大國,加上國內民族主義情緒都很高昂,中印邊境的摩擦是否將升高為大規模軍事衝突?

印度修築戰略公路惹議

中印邊界爭議是一個難解的問題,這段總長3400公里(中國宣稱只有2000餘公里)的邊界線,應該是目前世界上尚未劃定邊界線中最長的一段。自1950年以來,雙方不知耗費了多少時間為此爭執不休,甚至在1962年開戰,但是問題仍然未解。原因不僅僅是兩國對於劃界的態度差異太大,還有邊界經過的地帶都在海拔4000至5000公尺的高山上,過去根本沒有探勘過。

雖然雙方在1962年戰爭後同意暫時以實際控制線(Line of Actual Control)為界,但實際上根本沒有真的討論過,以至有很多地段彼此認知不同,產生重疊主張的區域。這次衝突主要就是發生在這樣的地區:最早衝突點是5月5日在爭議邊界西段班公湖(Pangong Lake)北岸,雙方士兵因不明原因在湖岸北側推擠扭打,導致11名人受傷。5月10日在爭議邊界中段(錫金與西藏邊界)的乃堆拉山口(Natula Pass)附近再度爆發衝突,兩國官兵口角後互擲石塊,雙方都有人受傷。

不過最嚴重的衝突是在西段爭議邊界最北端的加萬谷(Galwan Valley)。印度去年從列城(Leh)修築了一條延實際控制線向北到達斗拉特別奧里地(Daulat Beg Oldi)的戰略公路,中間所經過的加萬谷地帶非常靠近中國所主張之實際控制線,中共邊防軍加強在此地巡邏並可能試圖建立永久設施,6月16日所爆發的大規模衝突應該就是在這段主權有爭議的狹窄河谷地區。

印方認為這條公路是在印度主張的實際控制線之內,在該地修築道路並未違反過去的協議;但中國方面可能認定印度近年來積極在邊境地區進行基礎建設等作為將改變現狀,雙方不肯退讓最後造成衝突死傷的悲劇。

從印度與中國政府事後反應來看,應該都沒預料到邊境衝突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但畢竟死傷嚴重,如果不嚴正表態很難向國內交代,因此印度外長蘇杰生與中國外長王毅通話時都將責任歸咎給對方,不過兩人也試圖降溫,說雙方同意不會採取任何行動升高局勢。這種硬中帶軟的外交話術證明,在現階段中印並不希望為此開戰。

這次邊界衝突背後的意義在中印兩國之間的信任基礎非常薄弱。即使印度總理莫迪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過去6年來多次互訪會晤,試圖營造出彼此關係和諧的印象,但印度朝野從來就不把中國當成可以信賴的夥伴。

中國一帶一路援建南亞

2019年雙邊貿易額達到928億美元,比2018年的957億美元略為下降,但是印度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仍高達574億美元,印度本身製造業基礎不足,從民生物資到資通訊產品都大量自中國進口,這樣貿易失衡的現象已經持續多年但卻無法改善,去(2019)年12月總理莫迪宣布不會加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主要原因就是擔心參加之後,中國的產品會更容易進入印度市場。

此外,中國近年來透過一帶一路計劃在南亞各國積極進行各項基礎建設的援建,如中巴經濟走廊、投資斯里蘭卡、馬爾地夫、孟加拉港口建設等,都被印度視為全面掌控印度洋的前奏,可見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正從喜馬拉雅山逐漸延伸到印度洋。中印這兩個全球人口最多的經濟與軍事強權未來如何博弈,將是本世紀地緣政治最重要的發展。這場發生在海拔5000公尺高山的流血衝突,其實開啟了未來一系列強權實力碰撞的可能。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