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回憶錄:另一種家人(楊索)

更新時間: 2020/06/21 05:00
楊索

2009年的夏末,我在巴黎晃蕩,有些日子了,感覺脫離了遊客心情,但又非在地人,歸期未定,盤纏卻將盡,日常於咖啡館站著喝半價黑咖啡,買長棍麵包吃,領會窮滋味。
一天在左岸鬧區,看見一乞討流浪漢的手上懸根繩繫著一隻尚幼小的白兔,兔兒睜著大眼、定住不動,似乎已適應人潮湧動的街頭生活。我養過兔子,知道牠們生來脆弱膽小,而這頭小兔卻反常地馴服。一路上,那根紅線綁住的兔兒反覆出現我腦海裡。
回到旅處,遠望蒙馬特的聖心堂,一股寂寥沖入心底,我無來由地哭起來,腦中浮現那小兔的純淨眼神,耳中殘留喧囂街聲。淚水不知為誰而流,我默默望著如此華麗的城市許久。

激盪如許深度友誼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