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趣也:疫後旅行.台灣篇(蔡瀾)

更新時間: 2020/06/25 05:00
插圖╱蘇美璐

剛寫完《疫後旅行》,說了去馬來西亞和日本,那天和葉一南聊起,才發覺忘了還有台灣。待瘟疫一過,即動身。
去台灣,語言相通,不必參加什麼旅行團,三兩知己,約好了就上路,輕輕鬆鬆。從台北到高雄,高鐵一下子就到,不然租輛七人車,邊走邊吃,也是樂趣。
吃些什麼?台灣是一個最會處理內臟的地方,台灣人勤勞,洗得乾乾淨淨,做起來一點異味也沒有,只有本身的香氣,所以去台灣,必得吃過所有的內臟,也只有我們這一群不怕膽固醇過高的人有資格享受。
在台北吃就先去一家叫「高家莊」的,那裡的紅燒大腸一吃,即刻上癮,已經不能用文字形容它的美味。再來點一客沙律魚卵,吃個痛快。
翌日一早,去「賣麵炎仔金泉小吃」吧,那裡有我最愛吃的切仔麵。切仔麵的切字和麵的品種沒有關係,來自發音。用兩個尖碗狀的竹籠,把麵放進其中一個,用另一個壓住,放進滾水中滾,煮時晃動,發出「切、切」的聲音,故稱之。台語發音為「切」。

炒時一定要用猛火

都是互相學習而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