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蕢瑩:衛福部1萬元津貼有進醫護口袋嗎

更新時間: 2020/07/03 17:52

郭蕢瑩/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企業工會理事長   肺炎疫情延燒,全球確診案例超過1000萬、死亡人數已破52萬,美國、巴西、印度等地疫情更持續升溫。而台灣6月初已由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宣布逐步解封,民眾安心回復日常生活,目前有零星個案傳出,所有第一線人員亦嚴陣以待。台灣能夠守住,除了指揮中心的正確決策外,在第一線執行防疫的醫事人員也功不可沒。因此衛生福利部規劃了相關的獎勵與津貼,1-3月的「執行醫療照護之醫事人員津貼」已由醫院造冊送審,衛福部表示收到170家醫院的申請,預計於7月中完成審查發予醫院,再由醫院發給第一線人員。   看似即將來到「圓滿大結局」,但實際狀況真是如此嗎?近來在社群網站上,陸續有匿名醫護人員提出質疑,「主管用我名字當人頭去申請津貼,但說錢不會全部給我、單位裡另有安排分配」;「明明我也有穿戴防護衣照護肺炎病患,但主管說我不會拿到錢」等等。依據衛生福利部的相關辦法,以護理師為例,在急診、加護、隔離、專責病房等單位,擔任疑似或確診肺炎病患「主護」,每班可得1萬元津貼,若「主護」兩位病患,則可得2萬元津貼,以此類推。若有協助疑似或確診肺炎病患洗腎等「特殊照護」,檢附班表並說明原因後,亦可領取每班5000至1萬元津貼。  實際上可能發生的狀況卻百百種:醫院收治疑似病患卻未向衛福部通報,導致第一線照護人員失去請領津貼的資格;明明有執行「特殊照護」但是主管省麻煩,便未替基層員工申請津貼;主管要求護理師將津貼拿出來分給其他職類等等。由於衛福部預計將「發給第一線醫事人員個人」的津貼,統一撥給各醫院,再由醫院匯入員工帳戶,因此員工是否能收到「來自衛福部的完整金額」,過程中仍有變數,端看醫院院方與主管的正直與良心。  對基層員工來說,執行防疫照護已經累得人仰馬翻,多數員工不會去精算自己可領取的津貼金額,也無從檢核實際領到的數字是否短少,只能服從所謂的「重新分配」,或是信賴院方不會從中動手腳。但我們想問的是,一個獎勵制度執行的順暢與否,端賴於雇主的「良心」,這合理嗎?   早有許多工會團體呼籲衛福部將津貼「直接匯入員工個人帳戶」,避免過程中產生疑慮,這樣的意見卻未被政府採納。對於「發放津貼過程可能有黑箱疑慮」,衛福部僅表示信任醫院、也給予醫院裁量權。倘若不幸第一線人員辛苦執行防疫所應領取的津貼,在發放過程中消失了,政府的美意遭到扭曲,這是我們都不樂見的結果。  護理工作乃需團隊互助,津貼如何分配、發放,本身就是一門學問,但是制定「發放作業須知」的過程中,卻從未徵詢第一線基層人員的意見。以致衛福部津貼相關法規文字語意模糊、內容一改再改(滾動式修正),業務單位的電話被各醫院人事單位、基層主管、各工會打爆,最終發放津貼的方式,仍缺乏員工監督、衛福部監督的機制。  在我們期待第一波「執行醫療照護之醫事人員津貼」可以完整地發放到第一線人員手上的同時,也再次呼籲衛生福利部:中央官員在雲端,或許看不見基層的種種黑暗;若真的重視基層人員、體恤我們的辛勞,制定政策時,請徵詢我們的意見,官民協作,才能達成最好的效果!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