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杜康:一個大叔的故事(畢明)

更新時間: 2020/07/15 05:00
前英國駐香港總督彭定康。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唯有寄情酒精,與天地。
以前有個大叔是咁的。他年少時不勝酒力,表明「我本畏酒人」,但長大後一生不停寫酒、喝酒、甚至釀酒,講一套做兩套,那大叔叫做:蘇軾。
他說「吾少年望見酒盞而醉,今亦能三蕉葉矣。」蕉葉,不是咖喱屋,是淺而低的小酒杯,形如蕉葉,大概是古時最低容量的酒杯。蘇先生很「拋鑊」自己由見酒即醉,到可以飲下三蕉葉的酒量,但其實仍不過是「三杯仔」。

練達世故奇人雅士

詫見舊地物非人非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