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官員被民代施壓,首長人在哪?(張宏林)

出版時間 2020/08/07
民主的笑話從來不是有人貪污,而是貪污政客能夠逍遙法外或者繼續被民眾支持當選握權。示意圖。資料合成畫面
民主的笑話從來不是有人貪污,而是貪污政客能夠逍遙法外或者繼續被民眾支持當選握權。示意圖。資料合成畫面

張宏林/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

這次朝野立委涉貪事件,媒體多報導民代多次施壓官員,讓人不禁好奇,當第一線的承辦人員被施壓時,他們的首長人在哪裡呢?按照公務人員的準則,受到不當關說與施壓時,難道都不用回報上級?政風機關系統明明也有檢舉機制,為何會讓他們直接承受壓力?

聽過一句話,「因為有失能的公務體系,才會造就萬能的民意代表」。所以這次事件,我們好像忘了追究,失能的公務體系,為何能夠讓民意代表予取予求?有些案子的首長甚至可能是要求放水的施壓者。

根據法務部廉政署所公布之貪瀆案件起訴件數、起訴人次及貪瀆金額,2002年的貪瀆金額為72億元,共605件貪瀆案件,起訴1278人;2018年,貪瀆金額則降為1億6900萬元,貪瀆案件為271件,起訴為750人;2019年統計至11月止,貪瀆金額則為1億5400萬元、246件貪瀆案,共起訴721人,數據相近。或許可以解讀台灣貪污的人數與金額變低,但也可能代表他們技術更精進,透過更無法規範與查緝的方式來交換利益。

民代職權本是監督行政

而細看這些涉貪案件,行政部門涉貪人員與金額還是高出民代許多,畢竟他們握有資源實權,更是有心人物想收買影響對象。

各國憲政體制,不論是西方的三權分立或者是中華民國獨步全球的五權分立,分權設計的機制,簡單的說就是把國家的重要權力分散,不讓一個人、一個家族、一個政黨來全拿控制。權力之間相互合作,但更重要的是制衡!所以民代監督行政,為民喉舌,大聲質疑,召開公聽會,聽取各方意見,接受三教九流的陳情,與行政部門不同價值與政策拉拔,本來就是其職權工作,這件事情的錯誤在於立委收了錢,而不是他們不能用力質詢官員給予壓力。

雖然法案及預算、同意權,最終都由立法院拍板定案,但真正握有資源的還是行政部門,在政黨政治的框架下立委還是常淪為投票部隊,沒能有自己的靈魂意志!所以最終還是要問各政黨,你們的自律機制是什麼?你們對防貪做了什麼?對於犯貪的黨員又敢做什麼?

政黨應有防貪自律機制

投身政治已從早期的志業變成營利職業,最後透過政黨形成更大產業鏈,選舉早已經是為了工作權的捍衛,而非價值理念。當選後最重要的工作自然是如何連任,永續把持資源。政治人物之間有時多半耳聞誰做了什麼,但只要不踩到自己利益,多半很有道義與默契的不揪舉,政黨如果放任這些傳聞,雙標面對他黨與自己人的貪污,不設高標準來自律及主動訂定各種防治與嚴懲的法規,這種政黨政治不要也罷!

台灣透明組織在今年1月公布,由國際透明組織針對180個國家評比的2019年全球清廉印象指數,滿分為100,代表高度清廉的國家。紐西蘭和丹麥獲87分,共同成為全球最清廉的國家,芬蘭86分排第三,瑞士、新加坡和瑞典則以85分共列第四。最貪腐倒數3名國家,分別是第180名索馬利亞9分、第179名南蘇丹12分和第178名敘利亞13分。

公布資料顯示有超過2/3國家地區的清廉低於50分,全球的平均僅有43分,顯示貪腐問題在國際社會仍是一個嚴重的治理難題。我國則獲得65分,排名第28名,分數較2018年增加2分,名次則是進步3名。分數和排名皆創下我國的新高,只是和高標國家比我們真的還差太多!你敢拿65分的操行成績回家炫耀嗎?

拒絕貪污政客繼續連任

從古至今,不論東方、西方,如果都深信人有劣根性,有錢能使鬼推磨,那麼不論制度怎麼訂,我們肯定都無法根絕政治人物的貪污。那至少台灣人民可以拒絕他們再繼續連任!民主的笑話從來不是有人貪污,而是貪污政客能夠逍遙法外或者繼續被民眾支持當選握權,真的很不甘心讓威權專制國家笑我們人民傻!
 

即起免費看《蘋果新聞網》 歡迎分享

在APP內訂閱 看新聞無廣告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