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測國寫怎命題】掌握語文為工具,文學題目留給中文系

出版時間 2020/08/19
論者表是,語文是工具,文學是藝術。高中生能掌握語文作為工具,能溝通,能用語文去學習其他科的知識就已足夠。示意圖。資料照片
論者表是,語文是工具,文學是藝術。高中生能掌握語文作為工具,能溝通,能用語文去學習其他科的知識就已足夠。示意圖。資料照片

王聰明/高中生家長

學測國文寫作應該考「知性題」而不該考「感性情意題」。又因為寫作評分上主觀差異很大,故在大考中佔分不宜過高。中英文寫作都以佔20分左右為宜。

高中教育是要訓練學生將來成為可以批判思考、邏輯論述表達、與人有效溝通的社會公民,而非訓練成會寫空洞華美詞藻散文的文學作家。高中生進入大學前應培養的是對生活中具體事件、社會現象、政府政策、甚至對校規表達贊成、反對並且提出論據,說明理由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辯論能力。

就寫作內容而言,對資料收集分析、歸納統整、最後做判讀推論,這種「知性題」寫作表達練習是有必要的。舉例來說,民國108年寫作題的「贊成或反對減糖宣導」以及民國107年「由圖表判斷人腦處理資訊的方式,再論述資訊爆炸對人腦的正面或負面影響」,或是考學生對具體事務的規劃與表達,例如民國109年國中會考「我想開一家這樣的店」都是適當的題目。

就寫作目的而言,為了與人溝通而練習的表達才有意義。出社會進入職場後,每天都要提出意見、跟人溝通。我們跟別人溝通議題,一定有人贊成有人反對,寫作就是練習找出爭點各自提出理由來說服對方。所以寫作題目應該貼近現實生活情境,不應虛無飄渺、空談務虛。舉例來說「你是否贊成高中生在課堂上使用智慧型手機?」「你是否贊成對民意代表訂立財產來源不明罪?」就比民國109年「玩物喪志 玩物養志」或「論廉」更具體、更能讓學生練習準確提出爭點、說明理由。

如果不為溝通,只是假裝心有所感,強迫堆砌詞藻的抒情文「感性情意題」,例如像「靜夜情懷」、「楊牧的新詩〈夭〉季節的感思」、「漂流木的獨白」、「人間愉快」,考這種一輩子用不到的表達只會替作文補習班帶來龐大商機,卻對學生毫無用處。況且18歲高中生人生歷練有限,哪生的出多少真心感觸。為了迎合中文系閱卷老師的喜好求取高分,考生大多是強記背誦、拼裝改寫古今作家散文裡的情境,這跟論文抄襲其實相去不遠。這樣的抒情文考試意義何在?

反對國文減量的理由有千百種,總結來說,就是文化囤積症。儲存一堆用不到的雜物就是囤積症。中文系老師或許認為學生這個也要學,那個也不能放。每個18的學生都要像古代文人一樣,日有所思,夜有所感,還要能掰成一篇篇文謅謅的抒情文。10個字可以簡單明瞭講清楚重點,非要掰成一長段詞藻優美的廢話不可。問題是古代沒有自然科學、沒有英文、沒有學習歷程、沒有多元表現。古人閒著沒事可以整天務虛空談,現代學生要學的科目、要交的報告數量龐大,哪有多餘時間去搞這些用不到的、純裝飾用的國文知識和抒情文。

我們應該區分語文和文學的不同。語文是工具,文學是藝術。高中生能掌握語文作為工具,能溝通,能用語文去學習其他科的知識就已足夠。至於文學題目,不妨留給有志於中文系的學生去鑽研精進,不要再拿來荼毒一般考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