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國徽黨徽 不能分不清(苗博雅)

出版時間 2020/09/02
制定符合全民共識的新國徽,不僅補足了國徽的民主正當性,在尚未修憲或制憲催生新國旗前,新國徽更可成為現階段最有代表性的台灣共同體的象徵符號。示意圖。資料合成畫面
制定符合全民共識的新國徽,不僅補足了國徽的民主正當性,在尚未修憲或制憲催生新國旗前,新國徽更可成為現階段最有代表性的台灣共同體的象徵符號。示意圖。資料合成畫面

苗博雅/台北市議員

行政院公布新版護照封面樣式,保留了舊版所有元素,以調整排版和字體大小的方式呈現出不同意象。雖然美學沒有進步,但政治意涵有顯著改變。

首先是英文國號的呈現方式。將「TAIWAN」字樣加大,成為英文視覺主軸。「Republic of China」則移至青天白日周圍的外框,字體縮小,重複寫3次。此次改版確實更彰顯台灣主體性。雖然目前於台灣施行的《憲法》將國號定為「中華民國」,但《憲法》並未明定「英文國號」如何翻譯。

白話說,我國的「英文名」究竟為何?實乃政治實踐累積的政治決定。若要變更,只要改變政治實踐,或許無待修憲或制憲。

執政黨善用此空間,一面保留「Republic of China」以降低政治爭議,一面將「TAIWAN」字樣推升為護照封面主視覺,不只避免我國護照與中國護照混淆,亦能同步推升「TAIWAN」作為我國在國際上通行名稱的能見度。若有朝一日國際社會普遍接受「TAIWAN」作為指稱我國有效統治範圍的名稱,則台灣正名的理想是水到渠成。

國內已普遍接受「TAIWAN」作為我國的英文代稱,且國人日益厭惡「ROC」與「PRC」分不清楚的困窘,ROC既未移除,在野黨若要盲目反對「台灣放大」,恐怕傷己7分。

其次,護照新封面以「Republic of China」圍繞青天白日,民間俗稱「車輪」的意象更為凸顯。許多人抱怨為何留著那個車輪?青天白日的支持者會說「那是國徽呀」!然而《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及《護照條例》皆未規定護照封面必然要有國徽。因此,護照封面留著青天白日,不是法律規定,而是政治決定。雖然現今民氣可用,執政黨應該可以更勇敢、更大膽。但執政黨期待把阻力降到最低,排除政治風險,做了保守的考量,也可以理解。

制定全民共識的新國徽

比起政治考量,更值得探究的是:參照其他國家經驗,「國徽」應該是凝聚全民、跨黨派情感認同的符號。為何在台灣,行之有年的「青天白日」無法得到全民認可?究其實際,原因有二:

一、國徽制定的過程,並非民主程序,欠缺人民參與。《國徽國旗法》是1954年的戒嚴時期產物。既是由上而下強加,缺少歷史淵源情感,自然難以產生認同感。

二、國徽意象被單一政黨壟斷,無法凝聚跨黨派民眾的認同。青天白日標記和中國國民黨黨徽有9成9相似,連國民黨人都無法立即辨認差異,更不用說一般民眾長期被混淆困擾。而國民黨有極權獨裁統治的黑歷史,曾受壓迫的人民更不可能對國民黨徽產生任何正面的認同感。名為國徽,實為黨徽,自然無法發揮凝聚跨黨派群眾的功能。

「國徽」象徵一個國家,本應該有「超然於黨派之外」的特質。任何政黨的黨徽,都不該與國徽混淆,損及國徽的功能。現行《憲法》並未規定「國徽」樣式,若要修改國徽,只要立法院修改或廢除戒嚴時期制定的《國徽國旗法》即可。

制定符合全民共識的新國徽,不僅補足了國徽的民主正當性,在尚未修憲或制憲催生新國旗前,新國徽更可成為現階段最有代表性的台灣共同體的象徵符號。當然,國民黨身為「霸佔國徽意象」的既得利益者,必然反對修改國徽。若國民黨不願接受修改國徽,我倒有個折衷的建議:

修改《政黨法》第14條,規定政黨標章不得與國旗國徽相同或近似,不得減損國旗國徽識別性,以維持國旗國徽中立性。補足國民黨在戒嚴時期為自己量身定做的法律漏洞,全國所有政黨皆一體適用。

創凝聚台灣共同體符號

如果國民黨反對改國徽、也不願改黨徽,勢必導致國徽國旗因為和國民黨深度連結,而無法成為足以凝聚全民情感的符號。民主不斷深化、歷史不斷前進,改旗改徽,創造凝聚台灣共同體的符號以促進團結,將成為不可避免的選擇。

民進黨修改護照封面,以大大的「TAIWAN」字樣,順帶補強民眾對「中華民國護照」的接受度,為中華民國政權續命;國民黨死抱著黨徽不放,反而成為中華民國旗、國徽不被全民認可的始作俑者。政治,果然是歷史矛盾與諷刺的最佳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