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抵制《花木蘭》的攻防進行式(王宏恩)

更新時間: 2020/09/14 03:00
■迪士尼電影《花木蘭》上映兩周,全球抵制活動越演越烈,連台灣首周票房也成話題。路透
圖片來源 : 路透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迪士尼電影《花木蘭》上映兩周,全球相關的抵制活動卻越演越烈。美國跨黨派議員提案,要求迪士尼解釋為何在電影片尾感謝吐魯番公安局等政府機構;歐美鄉民聚集網站Reddit,上周四(10日)最熱門的圖片是嘲笑迪士尼以求真實為名刪除木須龍,卻放進鳳凰跟女巫;好幾位歐美YouTube紅人抗議電影設定,把本來努力訓練成長的主角改成天生神力;當然,香港、印度、台灣、泰國的奶茶聯盟也因為《花木蘭》主角曾支持香港暴警,而持續在網路上呼籲抵制。

而在台灣,這周的熱門話題就是到底抵制成功與否?許多媒體貼出了《花木蘭》首周3000多萬元台幣、新片票房冠軍等字眼。一些評論打蛇隨棍上,開始質疑台灣人的民族性、抵制是少數,或企圖把政治與電影分開等。但在評論之前,應該先回到事實:《花木蘭》的票房真的好嗎?

吹噓票房藉外宣轉內宣

首先,《花木蘭》並不是票房冠軍,只是該周新上映電影的票房第一名,而上周並沒有其他大作上映。上周票房冠軍是已經播到第二周的《天能》,雖然是第二周,但《天能》第二周末單獨算的票房還是有6000多萬元,是新上映的《花木蘭》的兩倍。甚至該周同時有國片《粽邪2》,也拿到了近3000萬元的票房,換句話說,上周末去電影院看電影的民眾,只有不到3成是去看新上映的《花木蘭》的。國片已經能跟迪士尼票房一較長短,《粽邪2》成本4000萬元,《花木蘭》成本60億元。

假如說跟《天能》比不公平,那就跟其他迪士尼電影比吧!去年迪士尼共上映3部電影,《冰雪奇緣2》第一周賣了1億元,《獅子王》第一周賣1.1億元,《阿拉丁》第一周賣6000萬元,全都用倍數超過《花木蘭》,而且《花木蘭》的成本比《冰雪奇緣》跟《阿拉丁》都還更高。或者會有人說,因為疫情,所以不能直接比,但去年迪士尼總共上映3部,今年才上映1部,所以今年台灣家長的迪士尼電影票預算全都集中在這部了,這要怎麼比呢?另外,就算有疫情影響,台灣7月中上映的《屍速列車2》,同樣首周票房就1.5億元,所以並不是沒人去電影院的問題。

單純的事實:今年的《花木蘭》首周觀看人數就是沒有去年任何一部迪士尼高,甚至只有《獅子王》的三分之一,這是目前所有吹噓票房的報導不敢拿出來比的地方。

假如用更簡單的人數來說,一張電影票照政府統計是平均200多元,所以目前近4000萬元的票房頂多是20萬人去看,佔台灣民眾不到1%,就算之後多1倍的人看,40萬台灣人也比年初選舉時台灣基進黨的得票數還要低。這種數字要說是抵制失敗、熱烈支持,然後據此開始評論台灣民族性優劣,台灣基進黨應該會很開心。

我不認為目前在台灣討論、觀察《花木蘭》票房的媒體或評論都具有政治目的,但是吹噓票房卻會有實質的政治效果。最直接的證據,就是泰國《花木蘭》上映首日票房冠軍、以及台灣首周新片冠軍的這些虛名,都立刻被複製貼上在中國各級官方媒體、地方宣傳號大力放送。理論上,泰國、台灣這些小市場拿個第一周冠軍,跟大市場中國一點關係也沒有,全力拿來宣傳當然是為了外宣轉內宣。

外宣吹噓目的為何?我之前透過政治學的問卷實驗法,對於台灣民眾是否願意打仗進行一個心理實驗,得到一個非常有趣的結果。假如台灣受試者念一篇新聞,內容是大多數其他台灣人都願意打仗,那該受試者願意打仗的意願也會大增。但假如該篇新聞是大多數其他台灣人都不願意打仗,那該受試者的參戰意願就會大減。賽局理論會說這是簡單的集體行動邏輯。假若如此,那現在對於票房的攻防宣傳,顯然就會影響到後續台灣民眾是否繼續合作抵制。

討論熱度影響最終票房

從過去的例子來看,上映後的討論與攻防確實是會影響最終票房的。去年《阿拉丁》上映時票房並不好,首周6000萬元,但是好評不斷,後幾周進場人數上升,最後台灣票房到3億多元,與《冰雪奇緣2》、《獅子王》都一樣賣到3億多元。

相較之下,《花木蘭》第一周3000多萬元,那後續台灣人如何討論、抵制、輿論攻防,顯然會影響到最終能不能跟去年幾部同樣到3億元。一些資料顯示,《花木蘭》從第二周開始,已經在一些台灣電影院減少場次了。總結來說,現在討論台灣抵制《花木蘭》成敗還太早,最後下檔之日,才能蓋棺論定抵制行動成功與否,而這取決於每一位讀完這篇文章、還沒進電影院的讀者。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