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中的外交脈絡(劉仕傑)

更新時間: 2020/09/14 03:00
■無論是諾貝爾和平獎或美國國務次卿訪台,都不能忽略背後的美國大選因素。圖為川普宣布以色列與阿聯酋國簽署和平協議,此舉讓他獲提名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劉仕傑/前外交官、時代力量國際部主任

這幾天國際政壇上有幾件事情看似遙遠,彼此之間卻有饒富趣味的連結。

首先是挪威極右派議員泰布林吉加德(Christian Tybring-Gjedde)提名美國總統川普角逐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理由是川普促成以色列與阿聯酋(UAE)達成歷史性和平協議。這是川普第二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上次提名他的也是同一人。第二件事,就在9月11日,川普宣布以色列與巴林達成和平協議。亦即,在短短1周之內,有兩個阿拉伯國家分別與以色列達成和平協議。

第三件事,焦點拉回到印太區域,跟台灣相關。美國國務院次卿凱斯克拉奇(Keith Krach)預計於17日至19日訪台,主持「美台經濟與商業對話」。這是台美之間新的對話平台,它的意涵、觸及議題及重要性引起廣泛討論。第四件事,中共人民解放軍軍機近日內連日擾台,離台灣最近距離僅90浬(166公里)。雖尚未侵入台灣領空(12浬),但已進入台灣的空防識別區(ADIZ),ADIZ並未具國際法上的效力(領空才有),但不可否認的是,ADIZ在國際法的實證討論上仍具重要意義。

上述這4件事,彼此之間的連結在哪?我認為是美國大選,或說是「川普的連任之路」。距離大選投票倒數50日,原本民調領先的拜登卻在幾個關鍵搖擺州(如佛州)出現令人憂心的狀況,原本領先的民調優勢被川普逐漸拉近。川普選戰後期試圖將處理疫情不力歸咎於中國,但此舉對選情的拉抬似已到頂。在最後50天,川普要打什麼牌才能才能力挽狂瀾?

上述的中東和平光環,也許值得一試。儘管在選前(11月3日)無法得知川普是否如願獲獎,但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確能凸顯川普於外交事務上的成績,至於這件事對選情能否起到發酵作用,則待觀察。

在印太掀局部有限衝突

至於美國派出國務次卿訪台與共機繞台,又該如何解讀呢?坊間最直觀的角度是,台美關係達到歷史高點,國務次卿為近年訪台國務院官員中最高層級,中國想必對此不滿,故派出軍機擾台,一方面試圖嚇阻美國,一方面測試川普政府的回應基調與層級。我的看法不盡相同。

首先必須思考的是:川普政府為何在選前50天派出國務次卿訪台?美國的利益在哪?為了美豬出口到台灣嗎?Yes and no。表面也許是為了美豬,但那只是次級目標。美方的終極目標是逼中國亮出底牌,並在印太區域製造局部有限度衝突,讓美軍能師出有名,並回過頭來正面拉抬川普的選情,最終贏得連任。切記,戰爭是能讓現任總統維持高民調的有效利器(但不總是有效),而現在全美不分共和黨及民主黨支持者,反中情緒(或對中國不滿情緒)因美中貿易戰及武漢肺炎疫情,達到歷史高點。此時若能製造美國與中國的局部有限戰爭,並在戰爭中迅速取得優勢,川普連任機會將因而大增。

川普的邏輯,中國不可能不知道。習近平要思考的是,要不要成為川普連任的間接幫手?前兩天的共軍擾台,以及台灣國防部及外交部連續召開記者會,正是在上述的背景之下產生。

最近台美關係的重大發展節點,其實跟美國大選的節奏息息相關。從美國衛生部長阿薩爾訪台,到國務次卿凱斯克拉奇預計訪台,表面上是《台灣旅行法》在2018年通過後「鼓勵」台美雙邊高層互訪下的結果,但為何該法通過後到2020年上半年一直未見台美高層互訪層級提升,卻到2020年下半年選前接連密集派出衛生部長及國務次卿訪台,其實不難推測出川普政府的用意,亦即藉由「提高訪台閣員層級」刺激中國,誘使中國在外交上誤判,並製造小規模區域衝突,以讓川普拉高美國反中情緒。

以此觀之,美豬進口台灣議題,係為主管經濟事務的國務次卿訪台預為鋪路。美國箭在弦外,重點不是台灣有限的美豬市場,而是外交上製造美中對抗的背景。無論是諾貝爾和平獎或美國國務次卿訪台,都不能忽略背後的美國大選因素。這一點,台灣人更應該了然於心。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