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的校園|當情緒障礙家長攻擊自閉症學生

更新時間: 2020/09/19 11:30
論者表示,學生如果狀況特殊,應該安排家長伴讀,共同來面對處理個案可能發生的不安全狀況。示意圖。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楊聰財/精神科專科醫師、兼任副教授

桃園市某國中日前發生一起家長與學生衝突事件,家長持小型電擊器攻擊學生,造成學生手臂、腹部輕傷,家長則被學生咬傷,雙方互控傷害。

該名國一學生鑑定為自閉症、情緒障礙,由於開學以來,對師長、同學暴力行為不斷,該家長擔心子女受傷,以輔導老師名義混入班級陪讀,未料發生衝突,由於家長有情緒障礙殘障手冊,也讓警方處理全案更為謹慎。這個事件凸顯該校校園安全措施處理有瑕疵,實在值得檢討。

自閉症的個案在與人互動、溝通、情緒表達都有障礙,而且是自幼便發生,屬於原因不明的腦部障礙。流行病學調查顯示每59個人之中便有1位是自閉症,在台灣目前被確診的有1萬多位。自閉症個案也有比較高的比例合併智能障礙,或者是注意力缺損過動症,以及校園中很關注的情緒障礙。

目前在台灣的校園針對自閉症學生是有安排特殊教育的,例如有特殊班級來協助改善學習障礙,也會安排適當的老師進行情緒障礙的輔導。身為參與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的我來講,程度比較嚴重的自閉症個案應該要融合家庭、學校、和精神醫療的合作模式;針對許多個案的精神症狀,就應該要由精神科專科醫師,提供藥物服用加以改善;平時三方都可以用現代科技的方式,保持聯絡交流訊息,協助讓個案在一個安全被關懷的環境中學習成長。

精神障礙要早期發現、早期治療,精神醫療甚至可以運用到醫師、心理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護理師,來提供專業上的協助。家長也務必要能接受學校老師和精神醫療團隊的建議以及安排,不能錯以為個案到學校,那就是學校要負責。例如我們碰到新環境,會有明顯分離焦慮的個案,家長適時地陪伴就非常重要了。

首先校園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什麼樣的人員可以進出學校,身上是否帶有攻擊性的工具,這都是校方行政人員必須要注意的。

特殊教育的老師也應該要清楚:針對剛進入新的環境、容易產生不安全感、情緒障礙的自閉症學童,應該要先進行個別輔導與關懷,使用明確而簡單的訊息,讓個案能夠接受並且配合,這是十分重要的步驟。

並且應該要教導個案,如何用適當的方式處理負面的情緒:讓負面情緒的嚴重度降到最低、時間壓到最短,例如可以去跑步或是洗把臉、到保健室或輔導室緩和情緒。如果狀況特殊甚至應該安排個案的家長伴讀,共同來面對處理個案可能發生的不安全狀況。

還有個案在家裡的狀況,也會影響他去學校的表現:例如作息不規律、父母親常常吵架、父母親管教意見不一致、睡眠不足、運動量不夠,都很容易讓個案帶著壓力感、焦慮、憂鬱、憤怒的情緒到學校,那就很有可能讓班上的同學或老師被掃到情緒的颱風尾巴。

台灣是一個關心弱勢、強調民主自由的地方。這個新聞事件,應該讓政府、教育行政單位、家長體系,以及精神醫療單位,都要學到教訓,避免遺憾的事情再度發生。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