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蘋道:台如何應對美「戰略模糊」論辯(陳方隅)

更新時間: 2020/09/27 03:00
■對美國來說,目前的論辯看來戰略模糊政策是有調整的空間,只是,要「清晰到什麼程度」,大家仍然在爭辯當中。示意圖。資料合成畫面
圖片來源 : NBC News

美國特派員:陳方隅/美國台灣觀測站、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

近日台美關係有許多進展,包括衛生部長、國務院次卿訪台,雙雙創下最高層級內閣官員及國務院官員訪台的紀錄,配合一些軍售消息,甚至是蕭美琴在推特上的大使稱號等新聞,許多人都在期待台美關係全面正常化,也就是建交的可能性。

然而,在此同時,外交部長吳釗燮接受美國公共電台NPR專訪時說:「台灣目前不會尋求與美國建立全面外交關係。」感覺像是在潑冷水一樣,但其實這整個專訪的重點不只是建交,而是這句:「台灣期盼美國能持續對台軍售。但若與中國發生衝突,台灣不會依靠美國干預。台灣防禦是台灣自己的風險與責任,台灣會努力為未來局勢做好準備。」吳部長到底是在跟誰講這些?

要了解這個脈絡,必須從美國的「戰略模糊」策略講起:美方從來不明確指出,當中國對台灣動用武力侵略的時候,會做什麼樣的反應。一直以來,美國維持一系列軍售的承諾,甚至還有一個白宮備忘錄,內容明白寫出軍售原則是賣給台灣的武器等級,視解放軍軍力發展而定。然而,在《台灣關係法》的規定以及所有行政部門官方立場都沒有改變過,都只有說:美方將嚴重關切破壞和平的行為,並採必要的相應措施。

事實上,最近美國政策圈已經出現不少檢討戰略模糊的聲音。主要理由是:中國在各方面的發展都愈來愈強大,且開始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如果不把事情講清楚,則有可能會造成各方行為者誤判,例如當中國決策者認定美國不會出兵協防,則更有可能發動武力侵略台灣。

從各方面加強防衛能量

在政策圈當中,最「大咖」的論戰之一,來自外交關係協會智庫的主席哈斯(Richard Haass),他也是近年對於中國的態度明顯從主張溫和與交往政策為主,轉向到認為必須要用更堅定的手段對付中國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最近就推出了一系列論戰,哈斯等人最主要的論點就是,戰略模糊已經不再能夠阻止中國的擴張野心。

認為需要繼續戰略模糊的代表是葛來儀。她反對的是無條件地做出軍事承諾,因為如果沒有審慎評估美國將對於「怎樣的」威脅做出承諾,反而會直接讓中國「豁出去」而選擇最直接的動武選項。同時還有一個重要的考量,是台灣方面。葛來儀認為,雖然現在蔡總統的政策和行事作風相當穩定,且和美方的默契很好,但是美國無法確認接下來每一個領導者都是如此。

事實上,美方的戰略模糊除了嚇阻中國之外,還有一個目的是要約束台灣不能在追求法理台獨(或其他刺激中國的政策)方面走得太遠,並且把防衛的責任丟給美國。假設做出超過《台灣關係法》的承諾,甚至有可能會變成長期對台政策的一部分,這就失去了調整的彈性。

聽來可能不舒服,但美國一向都是以自身利益為最重要的考量。事實上,每個國家在國際政治方面都是如此計算。其實從以前到現在,美國政策圈就常常在討論說台灣國防預算太低、募兵成效不彰、抵抗中共的決心不夠等問題,他們主要的出發點就是在於,一旦中共侵台,美國是否必須付出「過高」的代價去協防。

對美國來說,目前的論辯看來戰略模糊政策是有調整的空間,只是,要「清晰到什麼程度」,大家仍然在爭辯當中。台灣方面能做的事情當然就是從各方面加強自身的防衛能量,並且建構更緊密的同盟關係,讓美國決策者認為台灣是夠份量的盟友。這也就是吳釗燮部長專訪內容最重要的部分,強調台灣的自我防衛決心和負責任的態度。至於建交,現階段看不出對美方實質且立即的好處,所以台灣也表明不會主動爭取。

辨識近乎投降主義主張

維持已久的戰略模糊策略現在正被大量討論中,背後主要是由於中國崛起、美中從同盟關係轉變為競爭關係。不過政策圈還有一點是尚未討論到的,那就是這樣的模糊,在台灣被許多「疑美論」者拿來當做反美的理由,認為美國隨時都會放棄台灣,所以我們應該對中國採取示好、扈從的策略。

其實,像馬英九和蘇起等人不斷強調美方不會協防,或者美軍一定會被中國打敗的論點,背後主張往往都是「遠美親中」。以前戰略模糊的目的之一是要阻止台灣在兩岸議題上走得太快太遠,但現在美國可能也必須要考量到親中人士散播的失敗主義,以及在中美競爭下,想要站隊到中國那邊的拉力。而對一般台灣人來說,辨識這些近乎於投降主義的主張,也是相當重要的加強自我防衛的課題。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