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子島的玫瑰與天邊彩虹(李世勳)

更新時間: 2020/09/27 03:00
■台北市府應放棄全區抹平的推土機思維,讓居民實際參與規劃過程,用更多元合理的方式擬訂新的社子島開發計畫。示意圖。資料照片

李世勳/社子島居民

台北市政府前幾日在網站公告,社子島環評將在9月30日續審,顯然8月中旬的環評大會上,40多位社子島鄉親的陳情,以及立委向市政府呼籲的「事緩則圓」、「建立與居民溝通橋梁」,並沒有讓市政府停下開發的腳步,與居民討論社子島的未來。

市府一直對外宣稱:社子島又破舊又髒亂,有許多弱勢居民,唯有趕快開發,才能改善居民生活。看似很有道理,然而北市府目前的開發模式真的可以幫助弱勢居民「富」起來嗎?

開發循序漸進新舊並存

社子島的破敗與弱勢家庭是市府長期漠視所造成的結果,而這樣的條件造就社子島獨特環境,讓當地有較低的租金、物價等生活成本,提供弱勢居民一個安身立命的家園,他們的存在並非柯醫師手術刀下急欲除之後快的毒瘤,而是長期被社會漠視的一群艱苦人。

社子島的弱勢居民、違章工廠、資源回收業者更不會因為開發就自動消失,也不會因此增加收入、晉升白領階級,更可能面臨的是無力承購開發後的安置住宅,與增加的生活成本而流落到更惡劣的地方生活,或到外縣市再種起一間間非法農地工廠、回收廠,最終結果只是將台北市不願處理的社會問題與環境污染成本轉嫁到更弱勢的地方,這已非所謂的「合理開發」,而是「採不到的腳邊玫瑰」及「無法觸及的天邊彩虹」。

社子島的傳產、農業、店家及小吃餐飲業產值雖然不高,卻讓弱勢家庭、藍領勞工得以維持生計,而市府的開發方案反而是將社子島視為一張白紙、無人島,用全區區段徵收完全抹平當地經濟結構。

規劃以高科技產業為主的產業專區,讓許多年過50歲、需要養家活口的藍領勞工,難以透過市府的職業訓練勝任求職資格;小本經營的店家失去既有客源與社區網絡,也難以搬到成本更高的市區繼續營業;原本佃租務農維生的老農,更有可能頓失經濟來源,這些都不是柯市長宣稱市府社會安全網就能解決的問題,也從未提出其他配套措施。

社子島的癥結在於如何透過循序漸進的開發,讓新舊社區並存,惟有原來居民繼續在當地生活,後續才有足夠的經濟動能帶動產業進駐與社區發展。居民要求的「原地重建」並非沒有都市計畫的亂蓋樓房,而是更細緻的考量當地聚落紋理與產業結構,配合不同地區特性採用開發許可、文化聚落保存、一般徵收、區段徵收等多元開發手段,擬訂更合理的都市計畫。

監察院糾正北市府社子島開發的調查報告明確指出:「民主社會中,爭議性的公共政策應該採取審議式民主決策,由不同利害關係團體審議辯論,由民意決定興建或不興建,最後由民意決定重大政策的『戰略(方向)』,專家則決定『戰術(細節)』,兩者分工,則可破解兩造之爭議,凝聚『最大公約數』,制訂於民有利的公共政策。」希望北市府在台灣已經邁入人口負成長的當下,放棄全區抹平的推土機思維,讓居民實際參與規劃過程,用更多元合理的方式擬訂新的開發計畫。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