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濫用專案教師傷害年輕世代(尤榮輝)

更新時間: 2020/09/28 03:00
■不少大學濫用專案教師制度,由於專案教師未有法律保障,為保住工作,往往被迫接受不合理工作條件,成為被體制剝削的對象。示意圖,資料合成照片

尤榮輝/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

教育部於民國87年11月發布「國立大學校務基金進用教學人員研究人員及工作人員實施原則」,這一紙行政命令開啟了年輕世代進入高教職場被體制霸凌、被剝削的悲慘歲月,年輕博士因這道命令在大學職場鎩羽而歸者不知凡幾,值得社會關注。

教育部的命令原是針對國立大學以契約進用編制外短期人力給予原則性的權利義務規範,卻意外開啟了大學進用契約教師的潘朵拉盒子,配合少子化趨勢,竟如脫韁之馬發展成今日公私立大學大量進用所謂「專案教師」的局面。

容許大學不受法律規範、以契約方式進用專案教師主要目的,是方便大學進行師資人力調整,性質大致相當公務體系的約聘僱人員,但公務機關針對進用約聘僱人員有相關法律規範,並訂有權益保障辦法,而針對大學聘任專案教師卻無法律規範,也沒有權益保障制度,致其處境堪比外籍移工。

由於專案教師權益未有法律保障,其權利義務完全由一紙契約決定,為保住工作,專案教師往往被迫接受不合理工作條件,成為被體制剝削的對象。專案教師通常比其他教師教更多課,每周甚至多達18節,是正式教師兩倍以上的授課量,而且還必須接受無償超時的行政工作,更不用說還有沉重的研究計畫待完成,所以當其他編制內教師回家享受天倫時,專案教師還必須待在學校挑燈夜戰。

「做多領少」被體制剝削

專案教師的工作量比別人多很多,但領的薪資卻經常少很多,這種「做多領少」的現象以私立技專校院最嚴重,108年度有18所技專校院專案助理教授的薪資未達公校的8成,其中10所甚至未達6成。

專案教師早出晚歸、做牛做馬也就算了,更悲慘的是,無論表現多麼優秀傑出,只要得罪主管或不會巴結逢迎,或學校高層要進用親友,專案教師往住被無理由不續聘,就像免洗筷一樣用完即丟,即便向法院提起訴訟,也大多以敗訴收場。

淪為「血汗免洗筷專案教師」者大都是年輕世代博士族群,他們經過數年寒窗取得博士學位後大多找不到大學正式教職,少數謀得教職者卻淪為被體制奴役的對象,不禁要質疑,這是文明進步國家對待年輕世代教育工作者應有的方式嗎?

由於大學進用專案教師無年齡限制,教育部又將專案教師員額納入生師比計算,導致越來越多大學浮濫聘任已退休教師回鍋擔任專案教師,大大排擠了年輕博士進入大學任教的機會。教育部無意間扮演了扼殺年輕世代工作機會的殺手,有不少「流浪博士」其實是教育部製造。這種違反世代正義的錯誤施政,立法院應大力監督,監察院也應糾正教育部。

教育部對大學進用專案教師人數及比例無任何限制,亦即容許大學百分之百進用非正式約聘專案教師,所有主管也可由專案教師兼任,試想若教育部所有主管及公務人員大部份以約聘僱人員取代,教育部還能順利施政嗎?同理,大量進用約聘專案教師的大學還能正常辦學嗎?

108學年度專案教師佔比達20%以上之大專校院已有23所,排名第一的台灣觀光學院專案教師佔比高達88%,如此高佔比約聘師資,請問教育部要不要有所約束?

教部放任人數逐年增加

108年度各大學專案教師共計3405人,佔全體專任教師7.64%,比107學年度增加314人,年成長率10.16%。雖各大學進用專案教師各有不同需求樣態,但不可諱言,多數私立大學仍以取代編制內專任教師或為節省財務支出為最主要考量,眼看專案教師人數逐年增加,教育部卻放任亂象叢生、毫無作為。

教育部於107年9月7日曾表示「為確保專案教師工作權利,已規劃將訂定相關保障措施」,但至今兩年多了卻未見下文。專案教師問題已歷時21年未解決,此議題攸關教師人權、世代正義及高教正常發展,籲請教育部速公告進用專案教師相關規範及權益保障辦法,別讓大學繼續濫用專案教師制度傷害年輕世代。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