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評析系列6之1|最佳和平方程式:強化武裝自衛(蘇紫雲)

變局中,台灣如何以小博大?

更新時間: 2020/10/04 21:10
北京對台威脅主要有兩大套路,一是擴張性軍力壓迫,二是攻心計以瓦解防衛意志。圖為共機近日多次飛越海峽中線,我戰機也升空示警。設計畫面

前言:2020年是詭譎多變的一年,在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國際體系民主與威權兩大強權美中持續對抗,台灣被迫捲入其中,一方面台海緊張情勢升高,另一方面卻也是台灣展現獨立自主與民主價值、擴大國際支持的機會之窗。我們將在10月10日迎接中華民國109歲生日,此時,台灣在戰略、國防、兩岸、外交、經濟以及內部溝通,應該做哪些調整以因應變局?《蘋果》論壇邀請學者專家深度評析。

蘇紫雲/國防安全研究院副研究員兼所長

中國軍力快速擴張,對世界的影響關鍵在於「中國威權模式」衝擊全球區域安全、民主政治、乃至經濟與社會秩序。此種複合威脅透過科技滲透,影響所及遠超過納粹、前蘇聯的極權控制,嚴重威脅人類文明核心的 「人性尊嚴」,北京高壓迫害香港民主就是明證。身在中共軍力擴張最前線的台灣,只有強化防衛實力才能在戰和之間取得最佳守備位置,然而相較以色列、新加坡將國防支出列為最優先位置,而台灣在資源分配能否打破「重文輕武」的窠臼觀念,將是戰略關鍵。

中國擴張反遭國際圍堵

國際結構自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至2017年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出現結構性的轉變,90年代美國與西方國家對中國懷抱著和平幻想,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的同年,柯林頓政府發布的國安戰略,延長給予中國零關稅最惠國待遇(MFN)並協助北京加入世貿組織(WTO),主要用意在於協助中國發展經濟並作為負責任的大國,在改善經濟人權後則期待北京改善政治人權進行 「和平演變」(peace evolution)。

川普政府則戳破建制派的此一幻想,直接指出北京將經濟成果用於發展武力威脅鄰國、利用西方科技監控人民。號稱 「一國兩制」的香港回歸20年後陷入國安法深淵,新冠肺炎的全球蔓延都使原本對中國抱持善意的民主國家幡然醒悟,在軍事、科技乃至外交領域對北京採取警戒與圍堵,台灣所在的地緣位置雖處於雙方陣營的最前線,也因地緣戰略而更為重要。

和平迷因成台最大威脅

北京對台威脅主要為兩大套路,一是擴張性軍力壓迫,其二是攻心計以瓦解防衛意志,兩者交相運用。軍力部分由各式新式艦艇、飛彈以及衛星為主幹,形成戰略投送、戰略火力投射、戰略支援的合成化作戰力量,得以在周邊水域打一場現代化區域戰爭以實現政治目標。然而受限於短期內對台灣動武無必勝把握,且國際情勢對北京不利,因此藉民族主義混淆「中共等同中國」的「認知作戰」,遂成為弱化台灣的終南捷徑。

特別是鼓動台灣部分人士假藉和平「道德高度」,宣傳抵抗無效的失敗主義,類似的「和平迷因」成為台灣最大威脅。近期中國軍演與軍機擾台可說是北京戰略劇本的體現,藉由軍力展現觸發媒體的機械式報導,再鼓吹和平論述,企圖塑造台灣內部的制約反應,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作嫁舖梗。

戰爭史中「綏靖主義」、偏安政策往往是導致戰爭的主因,即便是文學家的蘇洵也直接碰梗指出「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這也是民主國家逐步團結圍堵中共的主因。

台灣是戰略守勢,戰和大計不能靠中共善意,也不必只想倚賴他國支持,墨家講求武裝自衛的「小國善守」哲學是較佳選擇。依照蔡英文總統風格,屬於「知兵非好戰」理性模式,應可穩健處理「大小兩岸」也就是台海兩岸、太平洋兩岸的安全事務並扮演關鍵少數角色,而安全事務是台灣打開國際空間的主要突破口,因此強化防衛力量應居最優先地位,確保台灣的生存以及話語權。

投資戰力強化後備體系

在軍事戰略層面,可由五大面向思考。首先是確保自衛權的有效性,國防部調整「第一擊」為「自衛權」有助釐清防衛概念,且實際上「第二擊」才是嚇阻的真正核心,也就是確保己方存活與反擊能力得以阻卻對手的進犯。一方面作為建軍方向的戰略指導,另方面則可避免對手先下手為強的意圖,降低雙方擦槍走火機率,可說是和平維持的根本。

其次則是風險管理的「軍事信心建立措施」(MCBM),此一措施對於敵人與盟友都同時發揮作用,操作面可以雙向也可以單向。目前在北京傲嬌態度下,台海兩岸直接建立信心措施的機率較低,但台灣可採單向做法,包括強軍展現自衛決心、適度展現軍力建立嚇阻可信度、凸顯台海中線為軍事緩衝區,並向國際宣傳。此將有助台海情勢的危機預防,並強化盟友對台的安全互信。

其三是戰力的投資管理。戰史證明「不對稱戰力」可有效抵銷數量優勢的敵軍,此也是國安團隊與國防部訴求的方向,關鍵是以「精準彈藥先於載具」作為投資重點,藉成本較低的機動防空、反艦飛彈,快速增加 「以陸制空、以陸制海」的應急戰力確保台灣立於不敗,後續再強化新式戰機、船艦等常規兵力。

第四,是徹底強化後備體系。寓兵於民是瑞士、以色列、新加坡乃至芬蘭等小國生存之道,因此無論是否調整徵兵役期,都需跨部會協助才能落實。

最重要者為教育部須調整學期制以利寒暑假召訓,以「成功嶺改良版」模式可使阻力降至最低。財政部則須參考各國作法給予後備人員所在之企業租稅獎勵,以鼓勵企業組織配合政策。同時,參考他國作法提高教召員的每日津貼,以在義務付出之外增加誘因與向心力。民防體系的義警義消制度的成功,或可做為借鏡。

台海已是民主威權競爭

最後,在面對明確外患的情況下,我國防預算長期偏低,甚至遠少於教育與社福預算,相較之下以色列、新加坡等類似外患威脅的國家都將國防支出列為最優先。新加坡在2019年大增國防預算,其理念就是「必須確保軍隊足夠強大,方能保障新加坡的外交權利、對抗選擇侵犯我國的敵人。」

因此參考他國軍事預算為人員維持、裝備投資、作業維持3大區塊各佔3成的預算結構,以我國人維費常年為1500億元額度,則我國防預算應為4500億元的規模才能滿足防衛需求。而增加的國防預算投入國防產業,可發揮國防經濟的效果,兼顧防衛需求以及經濟發展。

隨著全球情勢的演變,台灣7次總統民選的民主歷程,台海議題的核心脈絡不再是統獨,而是民主與威權的競爭。國人更應理解戰爭與和平的關鍵在於實力而非和平幻想,因此台灣內部應擺脫中共認知作戰的影響一致對外。同時透過戰略溝通(strategic communication)方式讓國際社會理解問題不在台灣,凸顯台灣民主抵禦威權的共同價值,貢獻區域穩定的共同安全利益,擴大國際支持的深度與廣度,在國際戰略機遇期中掌握台灣自己的未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