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專欄:我為什麼支持川普連任?

出版時間: 2020/10/07 17:00
更新時間: 2020/10/07 18:34
川普團隊比拜登團隊,更能強硬、有效地阻遏中共對美國民主的傷害。資料合成畫面。美聯社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王丹/「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絕對不是什麼「川粉」;恰恰相反,早在2016年川普第一次競選總統的時候,我就因為他在公開發言時,對1989年中國發生的學生民主運動用詞不當,而在美國《時代》雜誌撰文點名痛批他;另一方面,因為現在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領袖裴洛西堅定支持中國國內外的民主運動,而我們長期保持聯繫,再加上民主黨的進步立場與我的主張相符,因此我過去也比較傾向民主黨。

但是這次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我雖然沒有選票,但還是可以有我的立場,而我的立場現在已經非常清晰,那就是:支持川普連任。

我知道這會讓我很多的美國左派朋友吃驚和不滿,但我有我的理由,那就是:我不是支持川普這個人,我是支持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而我認為拜登團隊的對華政策,非常令我擔憂。

不解決中共民主傷更深

我對美國民主黨的對華政策,有兩點批評:第一,他們長期以來關注的重點是人權問題,這當然是必須也是正確的,但是我們都知道,不解決政治問題,無法解決人權問題;換句話說,不解決掉中共的統治,中國的人權問題不可能改善,但從柯林頓政府到歐巴馬政府,基本上對於中共及其統治的問題是迴避的。

第二,民主黨長期以來主張在遏制中國發展的同時,也要保持對中共的接觸和某些議題上與中國合作。我自己20年前也持這種看法,但是這20年來的發展已經證明,接觸和對話,完全不能改變中國,相反,只能讓西方不斷地被滿口謊言的中共欺騙。

事實證明,對話是一種失敗的對華政策。但是拜登團隊一再表示,一旦他們掌握政權,將回到接觸、對話,以及部分合作的原來政策軌跡上。雖然對中共強硬已是兩黨共識,但真正能落實的還是政府團隊,而拜登團隊在對華政策上過去和未來的表現,是令我擔憂的。

相反,川普政府內部,包括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國務卿龐皮歐、司法部長巴爾、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等人組成的鷹派團隊的對華政策組合,尤其是對中共和中國的區分等重大政策宣示,我認為非常正確,希望這樣的政策能延續下去。

當然,也有朋友反駁我,說川普破壞美國的民主精神,造成社會嚴重對立;美國大選,重點是美國的民主是否能夠維繫,而不是中國問題,你不能從你個人的立場出發思考候選人的問題,這是自私。對此,我部分表示同意。我也認為川普上任4年來的很多行事風格,確實對美國一貫的民主文化造成傷害,我對他本人依舊持批評立場。

但是,第一,我對美國200多年來久經考驗形成的民主制度有堅定的信心,不認為川普未來的4年,就能毀掉整個民主制度;事實上,過去4年來,川普的政令被幕僚阻攔、被地方法院駁回的例子非常多,充分反映美國民主制度的制衡作用十分強大。

第二,我雖然是從對華政策立場出發確立自己立場,但我不認為這是我自私的表現,原因是:今天,對美國,對全世界的自由民主制度傷害最大的,不是川普,而是中共,是習近平。現在不論是哈佛大學還是牛津大學,校園內的言論自由都受到中共威脅,以至於允許學生討論中國問題時可以匿名。

我們都知道,言論自由是民主的基礎,如此嚴重的對民主的傷害,是川普造成的嗎?當然不是,而是中共造成的。不解決中共問題,美國的民主才會受到更深刻的傷害,而川普團隊比拜登團隊,更能強硬、有效地阻遏中共對美國民主的傷害。

這,就是我支持川普連任的原因。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