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考試教育 把自主性還給孩子(郭力昕)

更新時間: 2020/10/09 19:10
各大學如果能一起認真選擇具有自主能力和多元學習的學生,才能正面影響台灣的基礎和中學教育,從而提升大學生的普遍水平。圖為大學指考。資料照片

郭力昕/政治大學傳播學院院長

為這篇投書的標題,我掙扎了一下。原本希望寫「終結考試教育」,但我知道千年來根深蒂固於華人社會價值的科舉文化,加上就業競爭日趨嚴峻的當代情境,想要立即終結考試領導教育的文化,極其困難。我只好用「抑制」這個也許可及的期待。

在108課綱已上路、111年度即將迎接新課綱下的高中生進入大學的此時,我只能盼望,在這個雖然遲來但仍具全人教育精神的新課綱實施之下,台灣社會能齊心協力,讓我們的孩子有機會通過教育,成為一個具有主體性的人。

教育成不斷平庸化過程

台灣大學社會系主任林國明教授於教師節當天,在臉書上貼出《台大如何因應學習歷程檔案?》這篇文章,發人深省。他走訪多所明星高中,發現許多老師和學生對新課綱期待建立的「學習歷程檔案」充滿疑慮甚或並不理睬,依然以學科考試為教學重點。

林教授回過頭來建議台大校方,拿出具體明確的作法,預先規劃好入學申請的審查人力,建立清楚適切的審查原則,認真深入地閱讀申請者的學習歷程檔案,等量齊觀學生的一般能力和學科知識,讓高中師生與全社會知道,台大重視且願意引導高中教育的正向發展。林教授的懇切建議極其重要,所有負責大學招生的人,尤其那些具有指標性的大學,應該起而效尤。

我在人文與社科領域具指標意義的政治大學任教逾30年,每年看著一批又一批資質優異也夠努力的學生進到傳播學院,其中不乏才華出眾者,也有少數人較早得到自由學習成長的空間而展現了自主性。

但我必須痛心的說,相對多數的學生,被只重學科考試的體制教育綑綁,從小學到大學,竟是一個逐漸去個性化、不斷平庸化的成長過程。資質好也用功的學生們,最後多半被塑造成無想像力、無主體意識、無反思意願,連基本的表達與溝通的能力和熱情也喪失殆盡。

他們失去了原本可以擁有這些質地的能力、勇氣和熱情,以成為一位真正有發展潛力的人。這些良善美好的青年學生,不敢違背他們父母的莫名期待(而這樣的期待卻極可能在複製自己也曾被如是犧牲過的主體與個性),以「安全」、從眾為指導原則,輪迴著安全但平庸無趣的人生。

有些輿論認為新課綱的立意雖好,但批評它只是為資源多、程度好、自律性高的學生而設計,無法「成就每一個孩子」,也無法打破明星學校或科系的生態。也有人認為,作為課程發展主軸的「核心素養」的教學或培養,並非一蹴可幾,而近5成高中教師的行政工作已負擔過重。

大學選才發揮正面影響

這些批評在現實上不能完全否認。然而,如果教育工作不只是一個鞏固現狀或配合現實思維的行業,而是具有朝向進步社會、啟迪學子的志業,那麼這些失敗主義心態的批評,究竟對台灣的集體創造力與社會進步,能有怎樣的助益?或者,何時開始進行改變,才是適當的時間?

新課綱在「核心素養」的三大面向是自主行動、溝通互動與社會參與。這正是以人文與社會科學為重的政大,尤其是傳播學院所重視的學生能力。僅是「溝通互動」這個面向所標示的三大項目:符號運用與溝通表達、科技資訊與媒體素養、藝術涵養與美感素養,即是傳院向來且愈加強調的一般與專業能力。

在中小學媒體素養教育上深耕多年的民間機構「富邦文教基金會」,與我們合作了一門讓大學生到小學課堂、帶孩子閱讀電影的種子教師培育課程。我跟隨課堂學生和基金會教學團隊到偏鄉小學觀課,看到兒童尚未被考試教育磨滅的學習熱情,與活潑奔放的想像力和表達能力,不禁感嘆過去以來台灣的體制教育,某種意義上究竟是不是一個「毀人」的過程?

我們決心更積極的耕耘政大和傳院學生在媒體藝術教育與創作賞析能力上的開發,以及我們和高中學生在這些教育活動上的實質互動與交流。我們相信,媒體藝術的素養與創作,是孩子與青年深刻的認識自己、跟現實交涉、跟他人溝通,進而介入社會的最好方式之一。

林國明教授對台大校方的建議,是真正在乎台灣教育取向與人的品質的呼籲。見賢思齊,我希望並相信政大會願意及早開始規劃迎接新課綱的第一批申請入學的學子;在傳播學院,我們正在做這樣的努力和準備。殷切期待各學院、各大學能有志一同,以認真選擇具有自主能力和多元學習的學生,一起正面影響台灣的基礎和中學教育,從而提升大學生的普遍水平。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