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2.0|基因編輯還是基因改造

更新時間: 2020/10/10 11:30
論者表示,政府的經費與其花在基因編輯,不如鼓勵學者用同樣是基因技術,但沒有基因改造風險的「分子輔助選種」,來加速傳統育種的進程。示意圖。 路透

張玉鈴/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行政主任

今年諾貝爾化學獎頒給美、法兩位發展基因編輯技術的女性科學家。基因編輯技術在醫療上會有廣泛的應用無庸置疑,但是其後遺症仍需小心。美國的得獎者珍妮芙道納在其《基因編輯大革命》一書中就特別提到:「這種力量掌控我們這個物種的將來,既令人著迷,也很嚇人。決定如何駕馭這種力量,可能是我們所面臨過的最大挑戰。」

基因編輯用於醫療,在安全與倫理方面都會面臨許多嚴苛的評估與限制。中國學者在2018年用基因編輯技術改造出嬰兒,引起軒然大波,國內外學者紛紛譴責,之後中國官方還以非法行醫的罪名,判有期徒刑3年,並課罰金300萬元人民幣。

相對的,在農業用途,至少在媒體上幾乎是一面倒,認為該技術是農業的救星,解決全球飢餓問題非基因編輯莫屬,對其風險則少有著墨。由於基改學者以及企業的大力鼓吹,認為基因編輯技術相當精準,有些只改變目標基因(如SDN1),並沒有表現外源基因,因此與傳統育種無異,難以區分,不應視為基因改造,上市前不需風險評估,上市後也無需標示。

美國、日本、澳洲等國官方已將SDN1的基因編輯產品排除在基因改造的範疇外。然而歐盟基於預警原則,目前仍將基因編輯技術認定屬於基因改造,其產品要求風險評估,通過後的上市也需標示。根據我國《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對於基因編輯的定義,包括SDN1的基因編輯產品也都屬於基因改造。

近年來的科學研究指出,基因編輯不像學者企業所鼓吹的那麼精準,除了目標基因,其他未能預料的副作用也很多,這包括脫靶效應、意料外主靶效應、干擾基因調控、意料中或意料外插入外源基因等四大類,而這些副作用有無環境、健康風險,仍需經過評估才能確定。此外,新檢測方法也已經出爐,因此其產品仍舊可以與傳統育種出來的品種區分。

這些意外以「無角牛」較受注目。美國基改公司Recombinetics在2016年採用基因編輯技術,把荷蘭牛長出角的基因破壞關閉,因此培育出無角的荷蘭牛。他們說無角荷蘭牛沒有其他外來的基因,因為根據基因編輯的技術流程,原先轉殖進去的構築體會被拿掉,不復存在,因此呼籲政府不需要審核,就可直接上市。然而美國官方卻發現該無角牛居然帶有3個來自細菌的抗抗生素基因,這是蠻嚴重的預料外副作用,所謂精準技術的說法一下子破功。

最近我國也出現鼓吹農作物基因編輯的熱潮,3年來座談會、研討會等活動不下8場,都是要求SDN1的基因編輯產品不需審核,也不用標示。政府若通過這樣的主張,無疑地會讓我們將來吃到各種不知有無風險的新食物。

其實我國傳統育種的成就算是蠻好的,從2002到2019年,光是公家部門研發出的,具有品種權的品種就高達317種,亮眼的新品種也不少。整體而言,政府的經費與其花在基因編輯,不如鼓勵學者用同樣是基因技術,但沒有基因改造風險的「分子輔助選種」,來加速傳統育種的進程。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