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頻道應有良性汰換機制(蔡蕙如、陸怡靜)

更新時間: 2020/10/19 03:00
■除了從古典自由主義的概念下要求公權力不要打壓新聞自由以外,也需要從媒體社會責任論的角度思考媒體被監督的機制。示意圖,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蔡蕙如/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助理教授、陸怡靜/文字工作者

近來不少媒體群起探討新聞自由與台灣民主社會價值的關聯與重要性,為年底衛星有線電視換照議題進行討論,然換照與否與捍衛/侵害新聞自由之間的關係,仍需進一步釐清。

特別是,如何定義諸眾所提之「新聞自由」是「誰」的新聞自由?而「擁有」新聞自由與相對應的社會責任與公共利益為何?這些問題有助於我們重新思考當代「新聞自由」內涵。

電影《蜘蛛人》中的一句台詞:「權力越大,責任越重」,可以用來說明「新聞自由」的重量。民主社會將監督政府社會之大任委託給新聞媒體,同時也需要有監督媒體的機制,因此我們100%支持媒體捍衛新聞自由,但同時也認為民主法治社會同時需要有監督媒體實踐新聞自由責任的角色。媒體作為「第四權」,作為監督政府、看守社會的重要職責,而新聞自由概念建立在保障媒體獨立、自主、監督制衡政府的角色。即使在自媒體爆炸的時代下,新聞媒體仍扮演重要角色,並且受到高度法律保障與高度的責任義務。根據《憲法》第11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在實務上保障範圍含括新聞媒體。

公民何需容忍惡質新聞

新聞自由的責任義務與規範為何,則在大法官釋字第613號和釋字第689號中。在2006年釋字第613號,已明確提及「立法者應確保通訊傳播媒體表達與散布社會多元意見」;這意味著一種更積極的「新聞自由」意涵,而不只是消極地防止國家公權力侵害新聞自由,而賦予公部門相關組織有權力進行實體規範,促使多元觀點得以公平地在媒體上被表達,並且維護公共討論之自由。

2011年釋字第689號中,認為「確保新聞媒體能提供具新聞價值之多元資訊,促進資訊充分流通,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共意見與達成公共監督,以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新聞自由乃不可或缺之機制。」這充分解釋了媒體的新聞自由建立在能夠「提供多元資訊、達成公共監督、維持民主多元社會發展」幾個重要的工作職責。然而,當我們在民主社會中100%的媒體擁有新聞自由時,是將以上這些維護公共利益之社會責任交付給媒體,也需要有監督媒體的角色(獨立機關和公民社會)確保媒體新聞自由之責。

媒體在民主社會扮演重要角色,是要能容納不同族群社群立場觀點與意見,然而一些支持「新聞自由」論者卻僅止於「我們需要容忍不同的聲音」作為訴求。這同時反映了目前台灣媒體與公民之間的的困境。若媒體言論只有相互對立,內容必須激起仇恨,無論內容是否有誇大虛假或是扭曲事件,更多時間反而不是在就事論事討論公共議題,而是就人辱人、就事顛倒,對於這種撕裂社會溝通理解的方式,擰斷不同立場與社群溝通管道的新聞內容報導,似乎早已不符合《憲法》與大法官解釋中,對於新聞自由的內涵與責任義務。媒體報導應帶來更多理性批判溝通,與多元意見(應以公平且對等方式呈現多元族群、弱勢團體、非主流之意見)呈現。公民在理解新聞自由之意涵後,不應再忍受「惡媒體迫公眾忍受惡內容」的狀況。

國際間也有關於撤照與換照的的機制與討論,處理重新審視電視執照或撤照議題。以英國為例,任何人(包括公民、政治人物) 等都有對媒體提出投訴的權利,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也有調查和撤照的權力。例如近期英國調查報告指出《俄羅斯今日》(Russian Today,RT)散布不實資訊,以及試圖擴大海外政治影響力,工黨進而呼籲OFCOM應重新審視RT經營執照;2018年RT就有因為在敘利亞戰爭和俄諜下毒案的報導不公,而被裁罰20萬英鎊的前例。

監督機制須公正可評議

因此在積極意義的新聞自由範圍,除了從古典自由主義的概念下要求公權力不要打壓新聞自由以外,更需要從媒體社會責任論的角度思考媒體被監督的機制。因此獨立機關仍須以維護媒體公共責任機制之管制工具,透過制度設計維護公民參與、新聞自由與公共利益的原則。如何確保自由訊息可以在媒體平台上流通,並且容納更多創新與多元視角,透過公正可評議的監督機制與準則,以良性的汰換機制鼓勵新聞頻道良性競爭,而非透過仇恨言論對立惡鬥,不然台灣好的頻道永遠也進不了市場。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