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台探針:美國民意會影響對台政策嗎?(王宏恩、吳冠昇、陳方隅、葉耀元)

更新時間: 2020/10/24 20:00
在戰爭還未開打的時候,政府可以透過媒體直接影響民意的力道很大。然而,一旦戰爭開打之後,政府就不太能夠進一步影響民意了。示意圖,為美國雷根號早前在南海巡航。資料照片/翻攝臉書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學助理教授

吳冠昇/美國普渡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陳方隅/菜市場政治學及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

葉耀元/美國聖湯瑪斯大學國際研究與當代語言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美國民意會影響對台政策嗎?

最近許多美中台政策在辯論時,常會引用美國民調資料,說明美國民眾對於美國是否需要在台海發生戰事時來協防台灣的議題,並不關心也不想出兵,因此美國政治人物無論誰當選,也一定會順應民意放棄台灣。這是真的嗎?

首先,最常被引用的,是有歐巴馬時期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萊斯坐鎮的美國智庫——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執行的民調。

支持派兵協防台比率增

在2019年的問卷中,美國民眾只有38%支持中國入侵台灣時派美軍協助。相較之下,美國民眾對北韓入侵南韓、俄羅斯入侵東歐,甚至是中國跟日本開打的狀況下,都至少超過4成多支持派美軍出動。光從這數字來看,台灣確實是相對不受到美國人民的青睞。

更甚者,在2019年同一份問卷中,美國民眾被問到是否支持在違反中國意願的情況下賣武器給台灣,佔比只有34%,較出兵更低。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美國政府在2019年以及2020年都持續對台軍售。這一事實不禁令人思考,即使美國選民當中支持軍售台灣政策的不到半數,但政府都願意持續執行了,那支持度較高的協防台灣呢?

到了今年,在2020年的問卷中,美國民眾支持派兵到台灣對抗中國的比率上升至41%,該智庫的報告同時特別強調,這個數字是自1998年開始執行民調以來的最大值,而且是從2014年的25%一路上升到現在超過4成。

另一方面,在台灣較知名的另一個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在10月中發布針對美國民眾的最新民調。根據民調結果顯示,詢問是否願意冒著風險出兵協助台灣對抗中國,傾向支持出兵(1到10分中回答6分以上)的美國民眾比率為59%,而傾向不支持(5分以下)的比率僅有28%。

當然,這個數字還是比協防其他國家(日本、澳洲、南韓,甚至南海)來得低,但是顯然已經超過中間選民需要的半數支持度。這也和最近皮尤(Pew Research Center)民調顯示,兩大黨支持者對中國的反感程度都超過6成的結果相互呼應。

戰爭開打前後態度不同

從我們之前提到,只有34%的美國民眾支持軍售台灣,但美國仍然照賣武器的例子來看,我們不禁要問,到底美國民意會不會影響到美國的外交決策?從過去一些比較鮮明的例子來檢證,往往呈現相反的結果。

一些美國研究民調的學者,常常拿出冷戰時期美國民眾對蘇聯的看法,發現美國民眾在多次受訪時,對蘇聯政策的態度非常不穩定,在半年內問同一群受訪者,只有一半的人給出相同的外交政策偏好(該硬還是該軟),因此認為美國民眾根本不懂外交。

但同一時間,另一些學者拿出越戰、阿富汗戰爭的民意,說是證明民意可以約束美國政府的證據。雖然比較新一點的政治學文獻會告訴我們,民眾對於外交政策的看法漸漸趨於穩定,但是總體來說,美國民意跟與華府實際上的外交政策之間,基本上常常都無法達成共識。

如果從比較嚴謹的學術討論去進一步窺其一二,哈佛政府系學者Baum的研究就指出,影響人民支持美國對外戰爭的因素中,媒體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在實務上,美國政府內部人士可能會透過餵資訊的方式希望媒體幫忙帶風向,但是因為民眾不一定會埋單,所以媒體會試著在這兩者(帶風向與事實報導)之間嘗試取得平衡。

由這個邏輯來看,Baum的研究就說明了,在戰爭還未開打的時候,政府可以透過媒體直接影響民意的力道很大。然而,一旦戰爭開打之後,隨著越來越多民眾了解戰爭的發展、殘酷,甚至死傷人員的故事時,政府就不太能夠進一步影響民意了。

媒體扮演影響民意角色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看到,在出兵的當下,例如911恐怖攻擊之後的回擊,多數美國民眾的態度是先團結支持政府出兵決策。但是,隨著出兵之後民眾獲得越來越多戰爭訊息,體悟到戰爭背後的實質財務與人命花費後,他們對於政府出兵的支持就逐步開始下降。

假如媒體在影響民意這件事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那在台海議題上,美國主要媒體把記者派駐在什麼地方,就顯然會影響美國民意跟政府外交決策。

在最近1、2年的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全世界各國主要媒體幾乎都已經專門聘人在台北駐點,加上之前中國為報復美國而趕跑了一大堆駐北京的外媒記者,其中一大部分也搬到台灣,現在駐台北的外國記者多到可以舉辦大型派對。

相較於許多年前,世界主要報社對台灣的報導是翻譯台灣固定幾家新聞,甚至是翻譯中國對台灣的報導,現在各媒體可以第一線報導台海實際發生的事情、台灣民眾的觀感,這無論在關注度或是台灣跟美國人民意的連結上,都會有顯著的提升。

總而言之,既然美國民眾對中國的民意本身在變、對台海政策的態度在變、美中關係本身在變、媒體環境也正在改變,那與其擔憂美國民意是否會影響華府的對台政策,——坐而言,不如乾脆起而行——透過當個盡責的友軍、當個分享共同民主價值的夥伴、當個情報與貨品互通的好對家,讓美國整體民意與政策辯論上都有更多包含台灣在內的全觀考量,這才是深化台海安全的正面態度。

讓在台外媒懂共同價值

是此,與其探討學術上長時間爭論到底民意會不會影響外交決策,不如直接去影響那些美國(當然也包括其他各國)駐台北的外國媒體,以及政策界的人士們,讓他們能夠了解到美國跟台灣深厚的共同價值與安全考量,讓這些外國媒體以及掌握發聲權的政策界人士去改變美國的民意,進一步讓華府決策者的政策與民意更加相輔相成,才是最佳的解決之道。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