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美麗灣案錯誤 全民埋單下一步(詹順貴)

更新時間: 2020/10/27 03:00
■美麗灣渡假村歷經抗爭16年,仲裁結果出爐,台東縣府須花6.29億元買回,亦即由全民埋單。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詹順貴/環境律師

罕見地一件環境新聞同時登上4家紙媒頭版,《蘋果日報》更是以頭版全版報導,可見美麗灣案在環境議題上的代表性。此事件不會因為仲裁判斷出爐而結束,因為主體建物仍然佇立在杉原海岸沙灘上,輸的還是人民與環境。

依10月24日台東縣政府記者會新聞稿所稱,美麗灣公司請求賠償12.1億元,仲裁判斷結果全部免賠,但台東縣府必須依自己鑑定的旅館建物市值6.29億元買回。但此一說法有待商榷。

業者提出仲裁請求12.1億元的賠償,一般應該包括興建旅館與聘僱員工管理維護等成本支出,以及預期興建完成後營業可獲利潤兩部分。前者有實際支出,屬實質損害,在法律上稱「所受損害」,後者屬減少或喪失預期獲利,稱「所失利益」。《民法》上的損害賠償概念,即是包括「所受損害」與「所失利益」兩部分。

所以,從仲裁判斷結果研判,根本不是免賠,仲裁庭沒有判給業者的,主要是所失利益部分,至於興建成本(也可能包括人事管理維護費用)等同全部收回,不管名目是賠償或買回。由於美麗灣主體建物臨海迎風,幾年來鹽蝕與管理不善之下已有幾分殘破,台東縣府鑑價結果為何還如此之高?著實令人納悶,因此筆者第一時間便呼籲公開仲裁判斷書與鑑價報告,以昭公信。

究責發給建照使照縣長

美麗灣渡假村歷經二次環評通過,在通過第二次環評後,台東縣府還核給同意復工處分,這些處分都在筆者協助當地居民的撤銷訴訟中,被行政法院判決撤銷確定。但訴訟過程中,台東縣府還發給業者渡假村全區的建照、主體建物使用執照,加上通過第二次環評與同意復工處分等,全都是黃健庭當縣長時所做的。

也就是說,造成今天台東縣府需要償付6.29億元,最應該被究責的二人之一,正是黃健庭(另一人是同意業者將開發基地先合併再切割,圖利業者規避環評的徐慶元前縣長或其執行代理縣長職的副縣長),孰料他竟然於台東縣府記者會後錄影貼文指東罵西卸責別人,真不知這樣的人,當初為何會被提名監察院副院長?呼籲監察委員應該盡速立案詳加調查。

現階段社會應該思考的是,杉原灣沙灘要不要回復原貌?經費拮据的台東縣府如何籌錢?而旅館主體建物有建照、使照,買回之後能拆得下手嗎?不拆,縱使恢復「杉原灣」原名,也不過徒具虛名。何況真要正名,更應該直接用當地阿美族語「FUDAFUDAK」(閃閃發亮之意)來正名,以恢復它屬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身分。

至於早期反美麗灣健將劉炯錫教授率認拆除會造成二次污染,因而呼籲保留使用,筆者深不以為然。只要事前妥善規劃,短暫的拆除工程只要嚴謹管理,未必會造成多少二次污染;不拆,這棟旅館建物要做其他用途,必定大而無當,會否反而更耗能耗水與累積更多污染?何況這麼大的量體,每年的管理維護負擔必定不菲,會不會迫使台東縣府終究不得不再以「ROT」或「OT」方式委外經營呢?而要委外經營的利基,除了旅宿餐飲,還能有甚麼?

中央補助買回專業拆除

因此,筆者想越級向蔡英文總統建議:之前在您的指示與支持下,大埔張藥房終於蓋回來了,您也參與重建的動土典禮,能否為台東杉原灣的自然環境、原住民文化傳統再做一次具體政策指示,請蘇貞昌院長轉指示內政部與原民會,補助台東縣府那6.29億元,條件是台東縣府必須同意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撤銷或廢止已經因環評被撤銷而失去合法基礎,僅形式上有效的建照、使照(或同意由上級機關內政部來撤銷也可以),並由內政部營建署組專業團隊執行拆除工程。有建有拆,功德圓滿。

如內政部不願承擔拆除任務,筆者也非常樂意以公開募款方式來籌組團隊執行美麗灣拆拆拆善後工作,只要蔡總統能協助買回,內政部或台東縣政府能同意授權代拆,保證絕不讓杉原灣的沙灘與珊瑚礁生態受到影響。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