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台探針:美對台軍售能展現戰略清晰嗎(吳崇涵)

更新時間: 2020/10/31 03:00
■增加軍售廣義來說,並不能稱為戰略清晰。示意圖。設計畫面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吳崇涵/政治大學外交系副教授

美國大選進入最後倒數階段,川普果不其然在外交政策上不再推出10月驚奇,轉而回防固守票倉。美國國務卿龐皮歐曾在21日表示,美國沒有意願改變對台灣的政策。簡言之,美國現階段不會支持台灣獨立或破壞「一法三公報」多年來所維持的「戰略模糊」。此前,專家學者間大聲疾呼,華盛頓應該揚棄戰略模糊,擁抱戰略清晰,龐皮歐此番言論,讓這股聲浪消弭不少。

最近美國政府在7天內2次宣布對台軍售案,且軍售內容朝「攻擊性武器」邁進,前所未見。這是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第9次宣布對台軍售,想藉由更高的軍售來提升美國安全承諾,讓外界不禁聯想是否「戰略清晰」又重回檯面。

避免聯盟制約出售武器

筆者認為,不管加強多少對台軍售,若美方繼續堅持一法三公報,提高對台軍售並不能真正視為戰略清晰。因為大量的軍售,充其量頂多違反八一七公報的內容。八一七公報主要呼籲美國逐步減少對台軍售,根據公報第六段,美國政府同意不承諾永久向台北出售武器,且武器銷售不超過1978年美中關係正常化後的水準。

因此,增加軍售廣義來說,並不能稱為戰略清晰。華府有一派說法指出,向台灣出售更多的軍事武器,比實際派駐軍力,更符合美國國家利益。藉由不斷售予台灣高昂的軍事裝備,華盛頓一方面能夠控制中國在此區域的擴張並維持穩定,且無須花大筆銀子在台海部署重兵。此外,一旦台灣海峽發生軍事衝突時,美方也能減少人員傷亡。美國應該避免傳統聯盟的制約,而選擇出售武器,因為它既尊重台灣作為民主社會的尊嚴,又限制了美國承擔的風險。

然而,若增加軍售並不能代表戰略清晰,那清晰與模糊的差異性到底在哪?它們到底各帶來甚麼好處?美國在台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就對戰略模糊下了最佳定義。他認為所謂的戰略模糊,就是美國在對台海問題上,可以產生雙重嚇阻(dual deterrence)的效果。第一重嚇阻是美方嚴正警告北京切勿對台使用武力;第二重嚇阻是告訴台灣,美國不支持台獨及其所引發的軍事衝突。美國著名的中國專家何漢理更明確指出,所謂的戰略模糊就是告訴台北當局,若片面更改現狀宣布獨立,美方將無法馳援。

然而戰略清晰學派的主張為何?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哈斯早先於《外交事務》期刊撰文,高舉戰略清晰大旗,認為中共的脅迫和軍事建設正在侵蝕台灣海峽的平衡。傳統的戰略模糊並沒有遏止中共擴張與攻擊的能力,美國是時候做出改變,華盛頓必須清楚表示,若北京對台動武,美國一定會作出反擊。

此外,美國防部中國事務前主任包士可呼籲,川普及其外交團隊必須公開表明對台的防衛承諾。因為美國給予台灣更明確的安全承諾,一來能幫助中共不誤判情勢,避免北京產生致命的戰略失誤,再者能有助於緩解台灣對中國的威脅焦慮感和島內失敗主義。

主張維持戰略模糊的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顧問葛來儀警告,從模糊到清晰的轉變並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甚至會引發中共的強烈反擊。在這個情況下,美國應該向北京發出訊號,即入侵台灣的後果不堪設想。葛來儀認為,華盛頓「不應該無條件地為台灣提供任何保障」,特別不可在台獨議題上有模糊空間。

改變台海須檢視周邊國

因為在疫情下,兩岸並沒有立即的危險。且現階段北京並無展現入侵台灣的強烈意願。若華盛頓給予過多承諾,北京將無法忽視這些外在勢力干預,中共將採取懲罰等魯莽行動,徒增美國的風險。

以台灣方面來看,過去研究指出,任何小國想要改變現狀,必須得到強權有力的支持。筆者與南卡羅來納大學謝復生教授在2016年共同提出的統計與賽局模型中,明確指出當小國面臨改變現狀的抉擇時,首要條件就是來自強權堅定的聯盟安全承諾。若承諾越強,小國改變現狀的意願將越高;反之,承諾越低,小國將更願意維持現狀。

因此戰略模糊轉至戰略清晰與否,必須奠基於更堅實的聯盟前提條件下。美國在亞洲的戰略是連動的,若要改變台海戰略模糊,單看台美關係較難有整體的樣貌,必須與周邊國家一同檢視。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