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別讓恐懼謀殺了自己的靈魂(王浩威)

更新時間: 2020/11/03 03:00
■美國總統大選,川普(左圖,法新社)與拜登(右圖,路透) 誰會出線?牽動台灣許多民眾敏感神經。
圖片來源 : 路透

王浩威/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從來沒有一次美國總統的選舉,在台灣引起這麼廣泛的注意。有趣的是,台灣民眾對川普的支持力量,竟是如此龐大;而且,更有趣的是,這一股台灣川粉的組成,完全是不分藍綠的。

台灣對川普和共和黨的支持,特別是民進黨政府,甚至還引起美國民主黨關切。《華盛頓郵報》這兩天還以「台灣擔心拜登政府將如何與中國打交道」為題,爆料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今年5月20日就職典禮前,幕僚剪輯美方人士賀詞時,刪減民主黨人士的祝賀篇幅;《華郵》還表示,台灣官員事後為此向民主黨致歉。

民進黨執政團隊支持共和黨,幾乎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然而,國民黨本身代表性人物,也幾乎不是支持川普就是噤口。立法院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在臉書宣告:「不想吃萊豬,支持拜登凍蒜!」國民黨主席江啟臣立刻澄清,表示國民黨尊重美國選舉結果,不評論也不押寶。不管如何,就是不支持或不可以公開支持拜登。國民黨也好,民進黨也好,除了各自政黨不同利益的立場,對這些政治人物來說,更重要的是他們的立場會不會影響個人或政黨的選票呢?所以,更核心的問題還是來自於台灣人民的態度。然而,台灣人為什麼支持川普呢?

對中國的恐懼影響台港

早在上個月,跨國民調機構「輿觀」(YouGov)就指出,台灣在親美的國家中是少數支持川普的。輿觀分別發布歐洲7國與亞太8國和地區調查,結果在台灣有42%民眾支持川普,30%挺拜登;台灣不僅有亞太地區最多的「川粉」,也是歐亞這兩波調查對象中,唯一川普支持度超過拜登的國家。歐洲包括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義大利和瑞典都是希望拜登勝選,且支持度差距懸殊,拜登領先川普38至74個百分點不等。而亞太8個國家和區域,拜登在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和澳洲都有6成以上的支持度;甚至在新加坡、印尼和馬來西亞,川普只有9%到12%的支持度。

根據輿觀的報告,台灣受訪者認為,川普擔任美國總統對台灣的影響是利大於弊(45%對33%),若拜登執政則情況發生變化,26%比28%。然而問到川普執政對個人的影響,認為負面的卻比較高,29%對於27%;對川普執政的印象,負面評價也高於正面。這樣的情形,也出現在香港。拜登在亞太地區領先川普的幅度看起來好像很大,從6到54個百分點不等;但若去掉香港,拜登的領先其實都至少是20%以上。除了台灣,拜登領先差距最小的情況就是香港,拜登獲得42%支持,川普36%。

在多數地區,對川普擔任美國總統的形容,負面大於正面,幾乎過半數認為川普「乏善可陳」(poor)或「可怕」(terrible)。只有在菲律賓、香港和台灣,川普的執政獲得較多的正面評價,均為兩成左右;儘管台灣民眾有30%認為川普的執政是可怕的,香港民眾則有48%評價為可怕。至於川普對整個世界帶來的影響,即便是台灣,也和其他地區一樣,負面評價多於正面。所以,對台灣民眾來說,川普當選,自己的日子並不會比較好過,世界也會變得更糟糕,但是還是選擇支持川普;恐怕香港也是類似的。

香港與台灣,答案到了這裡,其實就很明白了:對中國的恐懼。

對中國的恐懼,剛好是川普這些年來著力最深的。不管他真正的想法是什麼樣,但是在對抗中國這個持續崛起的霸權時,他所表現出來的效果十分強大。

台灣也好,香港也好,各種客觀的因素來說,都是無法抵抗中國任何強硬的武力佔領。對於台灣的執政黨來說,不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花大筆的銀子去購買以美國為主的軍事武器,不知道有沒有其他的因素(付保護費?),但如果要藉此來對抗中國,再多的武器恐怕也都是以卵擊石的絕對劣勢。然而,這樣的採購消息,或者是美國用賣得多少多少精良武器給台灣,更重要的就是要安撫台灣人民普遍嚴重存在但卻是從來不說的恐懼。與其說是對抗中國,不說是買紓解台灣人民恐懼的安慰劑。

而恐懼又讓台灣人民付出怎樣的代價呢?在心理學上,經常可見這樣的矛盾所帶來的影響。一位無力的母親,無力去阻止施暴的丈夫,最後不再相信自己的任何能力了,甚至她不再讓自己對孩子有任何的愛,因為就連愛,她也不相信了。在這過程裡,她不知不覺地將自己的靈魂給謀殺了。

懷疑為生存棄普世價值

明明認為川普當選會帶給世界禍害,但因為對中國的恐懼還是支持這個人,台灣的人民也就不自覺地開始謀殺自己對世界的良心,對共同創造這世界美好未來的意願開始慢慢減少,甚至有一天將會抽身離開。就像充滿無力感而無法保護自己子女的母親一樣,任何人因為自己無法逃避的恐懼而矛盾地做出違背良心的選擇時,就等於是謀殺了自己的靈魂。

台灣人民不再相信自己與這個世界有共同連結的靈魂,逐漸脫離這個世界,這樣的代價是無形的,而且是緩慢卻深邃地產生影響力。這就像現在中國大陸人民一樣,當他們被全世界唾棄時,還是發展出一套觀點,認為自己政府種種極權的行為是在保護中國也是拯救世界,但同時卻是與這個世界越來越疏遠。中國如此,台灣以為自己走向另外一個方向,卻與中國走到同樣的終點。

同樣的,世界任何支持民主自由的人士,就像對中國的困惑一樣,他們也開始困惑這個支持川普的島嶼,究竟是不是相信民主自由這樣的基本信念呢?是不是和中國一樣,其實也是為了自己的生存,而可以隨時不在乎任何普世的價值呢?

這一切的過程,不只是現實處境的兩難,更是台灣人將如何因為現實而失去靈魂的過程。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