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欲藉選舉爭訟翻盤 將成懸念(蘇彥圖)

更新時間: 2020/11/08 19:59
川普陣營試圖在各州提出選舉爭訟以求翻盤。圖為美國媒體宣布拜登當選後,川普支持者上街抗議。美聯社
圖片來源 : 美聯社

蘇彥圖/中央研究院法律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美國總統選舉其實是一個長達兩個多月的程序:在普選於「11月第一個星期一後的星期二」這天結束後,各州通常要在1周甚至更久之後,才會陸續完成各自的開票作業、確認計票結果;各州的選舉人,今年要到12月14日那天,才會集會投票;選舉人團所投下的選舉人票,還要等到明年1月6日,才會由參、眾兩院舉行的聯席會議揭曉。屆時,要是沒有候選人獲得過半數的選舉人票(也就是現在大家所熟知的270這個數字),還會改由眾議員以州為單位票選總統。

往昔人們並不在乎普選結束之後的總統選舉流程。因為在美國主流媒體做出何人勝選的預測後沒多久,落敗的一方就會很有運動家精神地向勝選者與國人承認敗選(concession),從而讓後續的選舉人團程序,只是行禮如儀。今年很不一樣。由於受到COVID-19疫情的嚴重衝擊,初估有超過6500萬的選民是採郵寄投票,這使得各州的開票作業比往昔緩慢了許多。此外,由於川普與拜登在喬治亞、北卡羅萊納、亞利桑那、內華達與賓州等關鍵州的選票差距極微,今年主流媒體在選舉人票的估算認定上,也比往昔來得更加慎重──尤其需要考慮到臨時選票(provisional ballots)的流向。在當地11月7日,主流媒體總算做出了拜登勝選的預測。問題是,川普會承認敗選嗎?

陰謀論把開票視為作票

從選前到本文截稿前,川普的一貫態度是:這場選舉如果不是他獲勝的話,就一定是民主黨人作票、把他的勝利給偷走了,屆時他將一路奮戰到聯邦最高法院,也將獲得最終的勝利。川普從今年年初以來,就不斷地對郵寄投票的公正性,提出毫無事實根據的強烈質疑(以致後來推特在川普的推文下面,加註假訊息的警語)﹔在開票過程中,川普更將數個關鍵州的「由紅轉藍」,歸因於大規模、系統性的選民詐欺。除了川普本人一再推文要求「停止計票」,川普團隊也在幾個關鍵州提起多件選務訴訟,或者要求暫停部分選票的計算,或者要求調整計票作業的進行方式(例如縮短政黨監票代表觀測開票作業的距離)。

川普團隊的選務訴訟策略,完全阻止不了開票作業的進行。原因很簡單:川普所提出的郵寄選票舞弊論,就跟他以受到大規模選民詐欺為由矢口否認他在2016年的普選票上輸給了希拉蕊一樣,從頭到尾都只是完全禁不起檢驗的陰謀論;也只有像川普這樣的陰謀論者,才會把正常的開票視為作票,把數以千萬的選民依法投出的郵寄選票,當成廢紙。如此荒唐的主張,不只法官聽不下去,就連挺川最力的福斯新聞台,也不得不提醒觀眾:川普的嚴厲指控,沒有提出證據。

不論是基於川普陣營的申請,或者依法自動啟動,幾個關鍵州在開票作業告一段落後,大概都會進行全面的重新計票(recount)﹔這幾州確認、公告普選結果的時點,也勢必會再往後推遲。不過,關於重新計票,我們可能需要知道兩件事。首先,今年是2020年,不是2000年──我們不會看到「選務人員拿著放大鏡檢查選票有無穿洞痕跡」的畫面;就算是全州的重新計票,費時也不會太久。其次,就算拜登與川普在該州只有幾千票的選票差距,重新計票後翻盤的可能性,毋寧是微乎其微的。

在這幾個關鍵州完成重新計票之後,川普陣營可以在各州依法提出選舉爭訟(election contest),也就是類似我國的當選無效或選舉無效之訴。不過,在沒有提出堅強證據情況下,這些爭訟很可能沒過多久就會被法院駁回。川普還是可以繼續上訴,不過重點是,這些訴訟再怎麼進行,都不會影響到聯邦法所定選舉人團程序的運作時程──不論這幾州是否趕得上12月8日這個讓所提選舉人名單未來不致受到國會挑戰的安全港時限。

最高法院判決也難扭轉

川普在選前就再三將勝選的希望寄於聯邦最高法院的介入,而且目前就有一個選前由共和黨提出、事涉賓州郵寄選票收件截止期限的案件,在該院待審中;川普陣營也在上周聲請參加這個案件。不過,由於2020年的賓州不比2000年的佛州,並非左右選舉人票數的唯一關鍵,而且受到影響的賓州郵寄選票,為數又相當有限(初估不到萬票),根本不會左右該州普選結果,美國民主法學者一般認為,就算聯邦最高法院在近日內實質審理這個案子,其判決對於總統大選的結果而言,也是無關緊要的。

在看不出有任何訴訟策略可以扭轉大局的情況下,川普陣營已經開始試探一個更為極端的作法,也就是要求由共和黨掌控的若干州議會,不顧該州的普選結果,自行提出支持川普的選舉人名單。如果情勢真的走到這個地步,美國將有可能會出現類似於1876年總統選舉的那場憲政危機。由於這麼做根本就是在破毀民主,光是萌生這樣的邪念,就已經夠讓人驚駭不已了。

如果川普不認輸,美國總統大選確實會進入某種延長賽。不過,川普再怎麼負隅頑抗,恐怕終究還是得在明年1月20日中午12時交出政權。雖然川普從延長賽中反敗為勝的機率非常低,許多論者還是期盼川普能夠早日承認敗選,讓美國民主可以早日揮別他所煽動的陰謀狂想與怨恨。畢竟,川普可以輸不起,但是美國的民主輸不得啊。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