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訴被寄存證函|教師的吹哨者保護法在哪?

更新時間: 2020/11/11 13:32
論者表示,若無保障規範,哪個教師敢於真正的「提供興革意見」。示意圖,為教育部。資料照片

謝棋楠/文化大學勞動與人力資源系教授、工會理事

日昨台灣私校產業工會因新竹會員申訴吹哨其所屬學校違法不當措施,而由工會祕書長投書質疑教育部之監督不力。

然其文並未指明何一學校,僅言新竹某校,其言顯受言論自由保障。不意該工會祕書長竟收到新竹某校委任律師給予之存證信函,實屬莫名其妙。依該校之行為該校更可能涉及不當影響、妨礙或限制工會之成立、組織或活動之不當勞動行為。

即令該校教職員中無該工會之會員,其行為亦顯易被解釋為妨害該工會之反應會員意見之言論活動之權利,以及妨害該工會招募該學校教職員為會員。

不若1984年所訂《勞基法》即有吹哨者保護制度(近年職安法更予之更新),此案反映出教師相關法規對教師之吹哨者保護之欠缺,除藉由工會力量揭弊外,教師個人目前只能向教育部檢舉,要不然只在因其教師個人之相關權益受有損害,以個人身分就其學校之相關措施,以其違法不當措施,提起申訴、再申訴與行政訴訟。

而目前《教師法》中勉強相關的制度僅為《教師法》第31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對學校教學及行政事項提供興革意見」之行使權利。而其制度之性質也不明,是否為如一般企業之企業內申訴制度,或是教師吹哨制度,實在不明。

若是前者,其也沒又規範學校在收到教師所提出之所謂之興革意見之回應處理期限。與必須有之如何處理之程序保障,如有違反如何處罰。而該規定如為吹哨者保護制度之性質,則其亦未有興革意見向誰提才屬合法,亦即吹哨範圍,其只限向學校內部嗎?向主管機關?向第三人如工會呢?向媒體呢?

而至於吹哨者之保護法律效力規範也完全闕如,例如,在公法上應不得對「提供興革意見之教師」為不續聘、解聘、停聘、降調、減薪或為其他不利之待遇之行為,否則教育主管機關應給予學校處罰。然而,該一規定名為賦予教師該一提供興革意見之權利,然而並無規範任何強制罰則規範,何一學校會將之視之為教師之權利。

而在私法保護上,當然也欠缺規範學校若有針對「提供興革意見之教師」為不續聘、解聘、停聘、降調、減薪或為其他不利之待遇之行為時,其人事處分行為應為無效。若無如此保障規範,哪個教師敢於真正的「提供興革意見」。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