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美國與台灣的政黨重組時刻(王宏恩)

更新時間: 2020/11/23 03:00
■對民進黨政府不滿的力量,勢必會成為反對黨們的新結盟對象,具體呈現在這次秋鬥裡國民黨(圖)、民眾黨以及社運團體的合作中。胡瑞麒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無論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最終票數為何,美國政治界與學術界大多看壞共和黨長期的得票基礎。白人、勞工以及信徒都隨著時間逐漸降低在美國選民中的比例,就算有下一個川普激起這群人百分之百的投票率,票數也不夠贏得未來大選。

在政治學理論中,政黨是具有生命周期的。一開始因為建國成功、特定議題、政治明星而有了初步的支持者,接著建立內部制度與各地黨部、提出國家級政見追求執政權。但在同時,政黨也在競爭下而使得支持者與政策走向趨於固定、黨內決策與提名制度隨著派閥鬥爭而僵化,最後隨著全球化導致的產業、人口、世代移動,導致大黨的選民基礎逐漸流失。

此時政治可能走向兩種,第一種是政黨重組。大黨幹部們重新拿出民調資料,計算要找哪些選民重組聯盟,在下次選舉拚過半。今日共和黨的保守派大聯盟,是40年前雷根參選時透過細緻的民調分析、拆解了過去新政聯盟,在民權運動與越戰後找到新的支持基礎,民主黨也跟著在反方向走往自由派,讓兩大黨在過去30年重新兩極化。

有趣的是,這一次川普的得票基礎中,拉丁裔以及華人的支持比例都提升不少,甚至有好幾位非裔著名饒舌樂歌手都表態支持川普,拜登也沒能拿下過去民主黨靠非裔翻盤成功的北卡羅萊納州。而在民主黨,美國年輕人到選前還是大規模力挺桑德斯而非拜登,桑德斯也抨擊民主黨成為富人支持的海岸黨,而更失去工人的支持,進步派團體與個人如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也表明了純粹是為了勝選才支持拜登。

選民沒耐心政黨輪替快

從這些跡象來看,美國兩大黨很可能正走向新一波的政黨重組,兩大黨仍然被勝選的誘因驅動,努力在不同團體間合縱連橫,重新找出新一波的過半大平台。這次美國兩大黨總統候選人都拿到比當年歐巴馬更多的選票,未來4年可能會是修正版的川普主義對決反川普主義。

政黨生命周期的另一種結局,是政黨解組。各大黨支持者基礎不斷流失卻拒絕改變,新選民們逐漸覺得沒有政黨可以代表自己。結果選民更議題走向,有特定議題時才會出來支持或懲罰特定政黨,其他時間則對黨政不聞不問,也休想跟其他團體在特定議題上妥協。當然,選舉還是會有贏家,但政黨解組後的政局將更不確定,執政者更不可能因為好表現而受到選民獎賞,選舉中獲勝者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怎麼贏的,唯一確定的是政黨輪替將會更為頻繁,選民也會越來越沒有耐心、要求看到立即的政策產出,這直接導致的結果是政黨政策規劃會更為短視近利。

台灣政局目前也正走向變局。2018年時,各家民調曾經顯示台灣有過半的選民自稱是無黨派,這在2019年習近平惡搞九二共識引發亡國感後暫時讓綠營過半、並因防疫成功而延長蜜月期,但一些資料顯示無黨派的比例再度接近5成,自稱是民進黨的選民比例也回到2019年初。在此同時,29歲以下支持民進黨的比例特別低。

這個比例變動最重大的意義,在於反對黨們的支持度,在最近這兩個月加起來終於又比民進黨還多了,且後勢看漲,蔡英文也不會再連任。選舉就是票多的贏,票少的輸,這數字自然給了反對黨結盟的理由。

另一方面,2012年蔡英文以公平正義為主軸選戰落敗、2020年民進黨青年軍甚至喊出「靠北左膠」為主軸,在接下來蔡政府勢在必行的貿易談判裡,會如同2014年馬英九服貿協議一樣,產生許多立即的輸家跟贏家,橫跨產業、南北與移民政策。

不滿是需要找到出口的。這些民進黨讓出的不滿力量,勢必會成為反對黨們的新結盟對象,具體呈現在這次秋鬥裡國民黨、民眾黨以及社運團體的合作中,以及緊接而來的王浩宇、黃捷罷免案與明年年中公投案動員上,畢竟選舉是向前看的。這些重組的前奏無疑是江啟程在明年5月前證明自己修正國民黨路線的機會,也是柯文哲全國民調回升的契機,後者已經反映在重新增加的粉絲數以及媒體曝光度上。

接班須有重新結盟能力

在過半無黨派的前例以及政黨品牌隨著總統個人化後,台灣接下來幾年可能更朝政黨解組的方向前進,結盟將更為流動。台灣選舉的重大議題大概不能再寄望國際結構,畢竟拜登當選後多邊主義路線效果不會立即顯現,連帶使得台海議題趨於低調,執政黨潛在繼任者的當務之急顯然就是議程設定與重新結盟的能力。總之,下次台灣選舉看到雙方支持者組成大不同,無須太過意外,畢竟未來的新常態可能就是不再有常態。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