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符3個準用標準|私校研究費打4折,教師同意也不行

更新時間: 2020/12/02 12:01
論者表示,教育行政主管機關至少也訂一個合理可協議之範圍,不能無限制範圍。校園示意圖,與本文無關。資料照片

謝棋楠/文化大學勞動暨人力資源系教授、台灣私教工會副理事長

王宏男/東海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台灣私教工會秘書長

報載高雄育英醫專教師研究費打4折,教育部表示要先經教師同意。若經教師同意就可降低,有違教育部要求私校遵守《教師待遇條例》規定。

一、教育部依法行政,無法授權私校降低研究費標準。教育部在民國107年2月即函各私立有關私立學校教職員待遇調整,明文請各校查照並依該函說明辦理。在該函說明三所稱:「私立學校教師各項加給部分,各校如欲調整加給支給數額,請依待遇條例第17條規定,與個別教師協議同意調整後納入聘約始生效力。」該說明並非授權各私立學校,可以不依公校教師標準任意調低教師研究費。僅是表達若有研究費調整時,需遵守應依據該條例所規定之程序辦理。

二、準用公校加給標準是強制規範,若不遵守《教師待遇條例》第17條規定,而使私立學校教師之學術研究加給,不準用公立學校教師之學術研究加給之支給規定。即已違反該條例之強制之準用規定,即使私校與教師雙方同意降低標準寫入聘約,亦已違反該條例準用的強行規定而無法生效。因為所謂加給部份,準用公立學校之加給,當然包括其「項目、給與與條件」準用公立教師的加給,而且其「支給數額」也當然準用公立教師的加給之「支給數額」。教師研究費之「支給數額」打4折,當然沒有符合該準用之規定,不會因為有與個別教師協議同意調整,就是已達準用公校教師支給數額標準。

三、公校加給標準有法律的明文支給數額之金錢性數量規定,私校教師學術研究加給部份若只有「項目、給與與條件」準用公校教師學術研究加給,而「支給數額」之金錢性數量部分,不準用公立教師學術研究加給,可以任意調整,顯然不當。所以私校與教師間可以自由約定調整「支給數額」之金錢性數量,顯然與該條例之準用規定嚴重違背可知。

所謂準用就是「依照被準用的規定去處理」的意思,準用是為了能節省法條的重複使用而規定所產生,並非類推適用,因而其需遵守相當嚴格之解釋。最高法院民國97年台上字第1152號稱:「類似之事項之上,倘法律未明文規定之事項,而與既有之法律所規範之事項相同或相類似者,只能加以類推適用,而非準用。」

如今,依《教師待遇條例》第15條第二項之規定,學術研究加給之給與條件及支給數額,由教育部擬訂,報行政院核定。而現行公立大專教師薪資明細表所列公立大專校院之教師的學術研究費,係依該規定於民國107年由行政院核定,而依行政院民國107年1月31日函轉發公布。且教育部前述該函,而轉發於各私立學校。該公立大專教師薪資明細表,非僅係法律之明文規定,且係明文有支給數額之金錢性數量規定,並經教育部轉發規定私校教師之學術研究加給標準無誤,其準用當然包括其支給數額,用公校教師之支給數額,而不可由當事人間變更之。

依據準用(mutatis mutandis)一詞的法理,其若有必要之調整差別(necessary changes in details),例如,僅能在名稱與地方之細節上有調整差異(such as names and places),而無法在實質上給予調整變更。當然不可能在支給金額上打四折,還稱有準用公校教師之學術研究費標準,已依照被準用的公校教師之學術研究費之支給數額規定去處理。

由於在教師的薪資結構裡,「學術研究費」幾乎可以佔到經常性給付接近一半左右,該函顯示教育部之政策立場,可說是以法律解釋,而為私校教師基本的薪資待遇加給,本質上即應該要有相當確定支給數額的保障,大砍6成的支給數額,在勞資協商不對等之現實下,說只要私校與教師協議而列入聘約就不管其支給數額被大砍,若說其不違反其學術研究費加給,準用公立學校教師學術研究費之加給,甚或其沒有違反《民法》第72條規定:「法律行為,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者,無效。」之規定,時難於服眾。

尤其,還牽涉若不簽協議,可能資遣伺候之對待。該準用規定為強行法之性質,該私校若有此違反該條例之行為,教育行政主管機關能不介入監督之。至少也訂一個合理可協議之範圍,不能無限制範圍。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