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詞彙考(甘粕代三)

更新時間: 2021/01/02 03:00
■在日本,除了部分反共厭中份子外,都盡量不用支那,也可說是禁詞。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對象。資料照片/互聯網

甘粕代三/日本資深媒體人

迎接新年,換個口味回顧「支那」這不幸日語詞彙的歷史,同時要研究當代用「支那」的意義,尋找日本與兩岸三地的理想未來。

參加台灣太陽花、香港反送中運動的不少年輕人都喊過「支那」與「支那人」,他們噴出的口水裡充滿歧視感。他們不懂支那這一詞的不幸、含義之複雜。在日本,除了部分反共厭中份子外,都盡量不用支那,也可說是禁詞。

中文「支那」來源能溯及隋朝。佛教傳到隋朝時,譯經僧把梵語「China staana」譯成支那,還有震旦、真丹、振丹、至那、脂那、支英等漢字表現,但支那18世紀後在中國幾乎都消失。

這一詞差不多同時期由佛教經典傳到日本,但很少用。明治維新走近代國家路後,情況完全不一樣了。近代外交裡,國名、王朝名與地區名要分清楚,那時用的漢、唐與唐土根本不合適,清朝只是個滿洲人王朝之名,並不意謂清朝統治的歐亞大陸東邊地區名。新政府開始用支那,可通用英文的China,沒有一點輕蔑。孫中山也用過支那,號召滅滿興漢、驅逐韃虜。

歷史之不幸在甲午戰爭後發生,不少清朝留學生衝到日本學習西方科技與文化等先進事物。日本以「支那」與「支那人」之稱歡迎他們,有真正輕蔑之意的是「清國奴」與「支那不夠本」。

但對親耳聽到「支那」與「支那人」的清朝留學生來講,是陌生的。當時的大日本帝國充滿戰勝國的傲慢,雖「支那」與「支那人」詞本身沒有貶抑,但留學生容易感覺到日本人口吻充滿輕蔑,尤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這樣狀況愈發嚴重,導致漢人的自卑感與敵意也越來越深。

支那共和國曾是日版ROC

辛亥革命成功,中華民國誕生,日本外務省決定用支那共和國,這就是ROC的日文版。國民政府高層正如蔣介石、汪精衛、張群,向日本要求把支那共和國改為中華民國,1930年5月27日,中華民國外交部發文不接受支那共和國的公函,同時通知日本今後不要用支那這一詞。日方聽從要求,在政府公函裡開始用中華民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蔣介石強力要求戰敗國家稱自己的國家「中華民國」,略稱為中國。日本外交部1946年6月3日以常務次長名義發出關於避開「支那」之公告。自此在公函、報紙與廣播裡消失了支那兩個字,但至今還有極少部分反共厭中份子如石原慎太郎等,故意用支那,不知他們有否學過支那這一詞的不幸歷史?深信極少部分人外,並不了解,只是要做所謂愛國人士,用支那來鼓勵假愛國心。

太陽花、反送中的年輕人們,罵中國也好,討厭中共也好,追求自己家園當然好,但要牢記孫子的一句──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