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難,兼顧人權的防疫更難(趙剛)

出版時間 2021/01/11
紐籍機師違反防疫規定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告對全體機組員增加居家檢疫天數等諸多手段,引發反彈。資料照片
紐籍機師違反防疫規定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告對全體機組員增加居家檢疫天數等諸多手段,引發反彈。資料照片

趙剛/華航空服員、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理事長

從COVID-19疫情爆發以來可以看出,各國防疫成績的好壞極大程度取決於人民自由受限縮的程度。歐美國家疫情起起伏伏,社區封鎖開放間反反覆覆,難道這些國家政府治理能力都不如我國嗎?很大一部分原因應該是政府和人民對人權的極度重視,以致防疫措施在收放之間難以掌握。

時至今日國際主要民航組織IATA、ICAO、EASA等,對機組員的防疫措施基本上仍建議採取自主管理,甚至包括不禁止停留外站期間之戶外健身活動,就連新加坡在日前兩名新航機組人員染疫,加強後的安全措施也是7天的自主隔離不變,僅就原本的PCR採檢增加至3次。顯示其不僅將機組員當做病毒可能的載具管理,也將其當作一個需要維持身心健康的人來關懷的人道主義心態。

空服員如果不幸在機上或外站染疫且把病毒帶回台灣,首先受害的就是最親近的家人和朋友,這是空服員最深的恐懼,也是國際上認為機組員自主管理就能有效防疫的主要原因之一。

COVID-19的平均潛伏期是5.1天,我國原本對於空服員入境三級疫區回台後的居家檢疫隔離時間為5天、再加上自主管理9天,已較國際間嚴格,而這個規定實施9個月以來,也確實沒有任何空服員把疫情帶入社區,可見原本的規定即已足夠,重點在於嚇阻潛在的無視規定的人,貫徹原本即有效的規定才是正確的方向。

哪一個團體能夠保證沒有害群之馬?

加強防疫空服員如罪犯

我們一向支持對不負責任的機組員,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加強懲處力道,但在紐西蘭籍機師違反防疫規定後,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新公告實施的處理方式卻是一次對全體機組員增加居家檢疫天數、強化自主健康管理的限制、禁搭大眾運輸工具、新增檢體採驗、設立電子圍籬系統等諸多手段,似乎把所有無辜守法的空服員一起當罪犯處理。

新的管理方式實施後,在檢疫和隔離期間就可以派飛,讓空服員將可能在上班、檢疫、隔離、上班、檢疫、隔離的循環中度過,很有可能每個月都會被連續地抽離原本的生活圈兩個星期以上。指揮中心似乎並沒有考慮到多少家中有老人幼兒的空服員,是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照顧者,更惶論與親友間感情的維繫。對於不是判刑確定的罪犯,以這種方式無差別地對待一整個職種的國民,可以說我們是一個講求公理人權的法治社會嗎?

和所有國人一樣,空服員也希望正常的上班過日,靠自己的勞力賺錢。但在疫情影響之下,為了國家社會的整體利益,即使有種種的困難不便,也多有共體時艱、共赴國難,做出犧牲的心理準備。但是我們需要知道,政府的所有限縮措施都不是為了報復或連坐,而是植基於科學證據,有其意義和必要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