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生不如死」的2020年(薛承泰)

更新時間: 2021/01/11 21:20
我國去年首度人口負成長,不是因為死亡人口增加,而是出生人口大幅減少,新生兒人數創下歷史新低。資料照片

薛承泰/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去年(2020)新冠病毒肆虐世界各國,但還不至於「生不如死」,台灣是抗疫的模範生,卻發生了「生不如死」!

去年國發會對未來50年做了人口推計,以中推估來算,2020年台灣人口總數會有2357萬,首度發生負成長;到了2070年總人口將會降到1584萬。日昨內政部公布了最新統計,去年年底總人口比前1年少了4萬2000人,來到了2356萬,而且真的「生不如死」。

我國去年首度人口負成長,不是因為死亡人口增加(其實較前1年少3000人死亡),而是出生人口大幅減少,全年只生了16萬5249嬰兒,比2019年的17萬7776人,少了1萬2518人。不僅是新生兒人數創下歷史新低,降幅也是10年來的冠軍。如果按此趨勢發展下去,國發會恐怕要改以低推估來看未來的人口趨勢,那麼,2070年總人口數就會降到1450萬,比當前少900萬人。

人口數減少,對高密度的台灣來說,可以減少土地乘載以及能源的使用,不僅對台灣環境的永續有利,都市地區也不會如此擁擠,這不是很好嗎?其實,自2003年以來台灣生育率降到「超低生育率水準」以下,也就是,每位育齡婦女一生平均生育不到1.3人,聯合國就把台灣列為10個最低生育率國家之列,一直到今天都是。聯合國的警示,不是擔心台灣人口數量,而是人口結構的失衡。

人口結構老化影響最大

當時就是擔心人口密度過高,使得政府遲遲不敢提出鼓勵生育的政策,只是以維持合理人口結構以及重視人口品質的模糊說法,一年年拖過去,於是扁政府時期,生育量與生育率連續8年下降。

2009年是民俗上的孤鸞年且正值金融大海嘯,結婚量銳減,而隔年的2010年是虎年,導致該年只有16.7萬的新生兒。幸好當時馬政府及時推出一些相關鼓勵措施,並強調婚姻與家庭價值,2011年與2012年結婚量大幅回升,並帶回不少生育,使得2011至2015年平均每年生育量達21萬人。

2016年生育量仍有20.8萬,很不幸,之後連著4年下降。2020年居然只有16.5萬,生育率很可能低於1人。儘管台灣在2000年時,為工業國家當中生育率偏高的國家,沒想到不到20年,就幾乎是敬陪末座!

至於開啟了人口負成長,並不是關鍵問題,今後20年對台灣影響最大的是人口結構的變化;2025年將會進入「超高齡社會」,五分之一人口是老人。2060年台灣與韓國將超越日本,成為世界最老國家!尤其到了2040年時,台灣不僅人口結構繼續老化,人口負成長幅度將會拉大,每100年總人口將折半3次,換言之,到2140年時,台灣人口總數可能沒有現在台北市人口多。

韓國自2017年以來生育率突然猛降,甚至低於台灣。筆者觀察,主要原因是年輕人遲婚,甚至不婚。韓國年輕人所面對的狀況和台灣類似,一樣有經濟壓力、居住不正義、消費主義、高工時等問題。可是南韓還有一項顧慮,那就是自2016年以來北韓的飛彈技術提升帶來更大的威脅,即使南韓政府投入比台灣更多的鼓勵生育的誘因,和平紅利一旦被破壞,年輕人對未來不確定感升高,結婚與生育就不用說了。

其實蔡政府近年已對育兒津貼與托育加碼補助了,也答應多蓋社會住宅來紓解年輕人的居住壓力,可是生育情況仍是一年不如一年。或許是年輕人知道政府就愛撒幣,若政府能大手筆加碼,例如,5歲前托育費用全免或是育兒津貼每月調升到1萬元以上,大家就會有感的。不過,「國家幫養」的主張是不符實際的,因為明明就是納稅人幫忙養呀!不然就像郭台銘曾說的,拿出身家財產來兌現支票,這才是真正的「幫忙養」;用自己的錢,就知道如何謹慎花,不是嗎?

減少工時育嬰留停加薪

說真的,生育率一旦降到1.3以下,以過去歐洲國家的經驗,只能把死馬當活馬醫了,政府花納稅人的錢,就更應該用在刀口上。筆者建議,鼓勵在35歲前生第二胎,即可獲得前述的「加碼」。此外,考慮將育嬰留職停薪的6成薪提升到8成,就業保險基金應該還夠用。最後,需減少工時;君不見,每年的1月與12月的生育量會偏高,不就是在年假中播的種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