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楊志良錯在哪?──道歉吧 勿做無良雇主示範(劉曦宸、廖郁雯)

更新時間: 2021/01/15 03:00
■台灣首位因照顧COVID-19病患染疫醫師,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在政論節目評論說:「假如我是院長,我第一時間就是把他開除掉。」引發軒然大波。翻攝自「新聞面對面」YouTube

劉曦宸/文化大學勞動系助理教授、台灣大學公衛學院健管所博士

廖郁雯/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祕書長、輔仁大學公共衛生學系畢業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1月12日公布COVID-19第838案之後,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至政論節目評論說道:「這個醫院應該給這個醫師某種處分,假如我是院長,我第一時間就是把他開除掉。」隔日,楊前署長對於社會輿論的回應依然是相當堅持,除了聲明自己為公衛專家,尚以機師染疫後被公司開除乙事做類比,認為自己言之有理。身為公共衛生系所畢業的公衛人,我們不贊同楊前署長的說法,同時也呼籲也楊前署長應針對此次一再失言的事盡速道歉。

因公得病開除違反法令

國際勞工組織(ILO)於40年前制定的第155號公約就已經提到:政府有監督企業提供安全、健康的工作環境給工作者的責任。醫療從業人員相較於其他行業工作者來說,是處在較高風險的作業場所中工作,不僅是化學性危害、物理性危害、人因性危害、社會心理危害,他們還有更多生物性危害的風險。

案838於執行業務時感染COVID-19,就醫療機構雇主而言,應盡到協助職災勞工檢視相關規定給付補償、關懷受傷員工、加強院內感控之責;然而身為曾經擔任國家衛生行政單位裡的最高長官,楊前署長竟公開發言建議於第一時間開除因公得病的醫師,除了無疑是無良雇主的示範,有違反勞動法令之虞,更與ILO所提政府應保障人民在健康、安全的環境下工作之精神背道而馳,實為不妥!

所有的公衛人都知道,初段預防是所有疾病防治的根本;學管理的人都知道,所有的計畫都是透過PDCA(Plan-Do-Check-Act)的循環不斷進行檢討修正,這些,強調自己是公衛專家、曾任台大醫管所所長的楊老師,更是不可能不知道。職業安全衛生管理的循環,也是透過PDCA的概念,在職場中辨識出危害之後,設計避免危害造成健康影響的方法,執行後再去檢討是否有可以改進的地方,再對計畫進行修正。

面對新興傳染疾病,我們的知識有限,因此要如何做到密不透風的防護也是一邊做、一邊修正;這一次的事件,我們可以透過現場工作人員的檢討,去讓第一線的醫療從業者在執行業務時有更好的防護方式、避免接觸到危害物質、更確實地做好初段預防的工作,楊老師的建議並非我們年輕一代的公衛人所以為的「專業建議」,盼楊老師能夠給予在第一線工作、保護全民免於疫病的防疫人員更專業性的支持。

這兩天看見楊前署長堅決不認錯的發言,身為公衛學子的我們感到十分痛心。我們認為此案在公共衛生的專業上,應著重於防止院內感染事件的再發生,因此,政府應該負起責任,與事業單位一起調查是哪一個危害控制的環節出差錯,進而發展出更滴水不漏的防護措施,而非苛責個人、懲處主動通報的基層醫護。

掌握話語權應謹慎發言

疫情發生以來,許多醫護人員都深怕自己一旦被隔離2周,反而會加重同仁的工作負擔;每一位第一線的工作人員都是戰戰兢兢的做好分內的工作,因為高工時、工作量暴增的防疫期間,禁不起進一步的人力緊縮。楊前署長掌握一定程度的話語權,也自詡為公衛專家,實應在做相關評論或回應時謹慎發言。17年前,我們從SARS中吸取了教訓,所有的防疫人員在這17年來,透過不斷地沙盤推演、訓練、演習,才能讓台灣這次有這麼亮眼的防疫成績;楊前署長堅決不為自己的失言向辛苦防疫的工作者道歉,這要在第一線努力的工作者情何以堪?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