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司法改革的困境(黃瑞華)

更新時間: 2021/01/18 21:40
40名曾任大法官、終審法院院長、終審法院庭長、法官、檢察長、監察委員等司法高官,接受不當飲宴及收禮並涉及操弄、干涉審判,使司法蒙塵。資料照片

黃瑞華/最高法院法官

誠實面對台灣司法的歷史與現狀,才能務實面對司法的改革與未來。讓真相大白,才能治癒司法創傷。

民國99年7月,爆發台灣史上最大法官集團收賄醜聞,高等法院法官陳榮和等5名司法官定罪入獄,當時司法院賴英照院長為此負起政治責任請辭下台。司法公信重創。

108年9月,爆發前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石木欽違反司法風紀案,109年9月監察院通過彈劾,同時要求司法院、法務部就此案其他眾多違法及違反倫理規範司法官員逐一揭露並查處。此涉及「銀行員之死」及百位司法官捲入的司法世紀醜聞,終於在昨日經司法院公布調查報告,認情節較重應予追查的院方高官有20人,其中一半以上是或曾任終審法院庭長、法官。

頂尖法官當內神通外鬼

本醜聞指出,涉案司法高官以人民所賦與,本為保障人權、維護社會正義的職務權力,與富商共構,結出一張「司法權貴欺壓善良、顛倒是非、正義淪喪」的體系崩壞脈絡。

重點是,本次醜聞高官們不是操守風評素來不佳,路人皆知的二審法官「陳榮和們」;而多是司法圈內人人稱頌的「極優秀」法官,其等仕途有貴為大法官、終審法院院長(3個終審法院院長就占2個)、終審法院庭長、法官、檢察長、監察委員等,這些職務是多少司法人員連作夢都不敢想的尊貴職位。本次以「眾多權貴內神」的手段來操弄、干涉審判,以達「通其外鬼」之目的,其等顛倒是非、迫害無辜,傷害司法之程度,以「屍橫遍野、血流成河」來形容,亦不為過。殺傷力遠甚於「陳榮和們」的收賄醜聞。

近親繁殖最高院長權重

是怎樣的組織與文化,能讓這些人進入最高法院,並在其內長期「共存共榮」地做了這些傷害司法與人民的事,而無人敢異議;又能獲得圈內人好名聲的推薦,個個仕途節節高昇?

答案是符合「規格」的進入系統,不符合「規格」的禁止進入。若有極少數不得不讓他進入者,必屬「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問題是「規格」誰定?

以前決定誰來最高,是由最高法院院長主持的庭長會議商量好誰來,沒人反對,有庭長願意收留他做庭員,才把名單送到司法院;如果有人反對,且沒庭長願意收留,則來不了。呂太郎法官很想來,來不了是明證;後來當時司法院長賴浩敏看不下去了,於是修改規則,之後最高法院才不得已讓我進來。

目前是最高法院院長推薦美言或反對批評,為主要元素。想來最高法院的人,得到最高院長、庭長的青睞,是非常重要的因素。「近親繁殖」的批評,因此未曾間斷。時至今日,所謂的「異類」法官,還是無法進入最高法院。論者有稱「如何改變,才能防止未來類似事件再發生?徹底執行司法官舉發同儕違反倫理事件的義務」,在院長、庭長掌握人事大權之現況,如何要求法官舉發同儕,甚至舉發院長、庭長?

司法改革已進行數十年,何以仍至今日?本人擔任法官37年有餘,未曾見過最高院長權勢有如今日之大者,除可影響最高院法官升遷外,其擁有的資源分配,有的可讓你多領錢,有的可讓你少辦案。其威力無窮,甚至敢公然在大法庭言詞辯論時,公開自己未承審的個案裁判心證,對受審判獨立保障已繫屬本院各小法庭的個案,公開下指導棋。於另外個案開庭在即,承審合議庭拒絕最高檢察署檢察官以其不合理之政治及社會因素為由要求改期電話後,其敢電召庭長前去,轉達檢察官改期意旨,希望合議庭延期再審。

在大法庭評議的場合,其違反《法院組織法》規定,就不屬大法庭討論範圍的具體個案如何裁判事項,率先表示具體個案不要怎樣,要怎樣,他問過某大法官,也與刑事廳廳長通過電話,刑事廳與法務部也溝通過等,引外力干涉小法庭個案如何審判。

本小法庭成員以「此係個案裁判問題,不應於大法庭討論」拒絕後,始有「各庭本於法律確信及司法院解釋為個案裁判」之共識。因為本庭個案裁判結果出來,竟膽敢與他公開的意見不同,合理推斷,這才是他扣壓本庭新聞稿不給發的主要原因之一。至於其親口對本人稱「法務部不同意撤銷假釋處分」,所以拒發新聞稿,也可見其易受外力干涉之性格,毫無擔當。

審判獨立脆弱司改困難

擔任審判工作已數十年,審過諸多影響深遠案件,在體制內發言或投書媒體,點出真相衝撞體制之目的,無非在堅持審判獨立與保障人權。得罪當道,在所難免。但審判本業工作如何,人民自有公斷。沒操守或敬業問題,就以「業配文」式放話批評性格,企圖眾口鑠金,謀殺人格,是不會得逞的。正如美國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日前在美國之音的演說中所引用喬治華盛頓的原話:「只要不辭辛苦地讓真相大白於天下,真相最終是會占上風的。」

審判獨立也許只是個幻想,因為國家考試、培訓、遷調、派任庭長、院長,都沒認真查核他們是否真的能依據《憲法》及法律,本於良心,超然、獨立、公正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改革,困難重重,其根本性的問題,即在於這個未曾好好查核並照顧的審判獨立,她是如此的脆弱,猶如完美的被害人,不肖者覬覦之,何意外之有?人民,你要的是什麼樣的司法?你能不在乎審判的獨立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