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擺脫軍事政變的緬甸民主之路(宋鎮照)

出版時間: 2021/02/02 18:01
更新時間: 2021/02/02 18:59
緬甸政變看起來搗毀了多年來的民主發展進程,但軍方也將自毀長城,緬甸人民不會原諒獨裁者。示意圖。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宋鎮照/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原本第三任緬甸聯邦議院第一次會議,應於2月1日在首都奈比多召開,要選出總統、副總統和兩院議長,從此走向穩健的民主發展道路。卻萬萬也沒想到,2月1日清晨卻上演頗具戲劇性的突襲政變,緬甸一場沒有煙硝味的「柔性(軟式)政變」,已悄悄運作,像是順理成章的平和完成。

在拘留翁山蘇姬和多位領導人後,軍隊立即控制奈比多和仰光,宣布「軍方全面接管政府並戒嚴1年」,似乎已準備好要接收緬甸政府的統治權。緬甸是否會回到過往的軍政府統治,還須後續觀察。

令人不解的是,緬甸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發言人苗紐冷靜地對外宣布,翁山蘇姬、總統溫敏和其他領導人被「帶走」。對於一場近乎奪權的舉動,NLD似乎渴望這不是一場政變,不相信軍方會甘冒大不諱的罪名。一直到目前為止,翁山蘇姬仍盼以事緩則圓的做法,可以跟軍方談判和妥協,化解政變。

相對地,軍方卻是很巧妙地自導自演一齣掌權政變戲碼。事實上,在1月27日時,三軍總司令敏昂萊與國防大學師生在視訊會議上曾表示,2008年頒布的《憲法》是母法,需要大家共同捍衛和遵守,但在特定情況下,可能「有必要廢除《憲法》」,這個訊息,被緬甸朝野和媒體揣測為軍方可能會發動政變奪權。

但軍方在1月30日卻又表明,承諾遵守《憲法》,按法律行事,也為政變傳言降溫,更強調緬甸高級將領最近有關廢止《憲法》的說法,是遭媒體和某些組織的曲解。軍方將保護並遵守國家《憲法》,同時依法行事,暫時緩和朝野和媒體的疑慮。

人民反威權動力已弱化

事實上,在緬甸軍方發表聲明前,美國已聯合英國和歐盟等16國的大使館,在1月29日共同發出聲明,呼籲緬甸軍方「堅守民主規範」,並停止任何形式的鼓動、挑釁,讓緬甸國會能在2月1日和平開議,順利選出總統、副總統和議長。然開會當天清晨,軍方居然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襲,讓各國政府和媒體跌破眼鏡。

一直以來,緬甸軍方就像鐵板一塊,卡在緬甸政治的咽喉上,文人政府與人民都很難撼動得了。軍方的一舉一動,都會牽動緬甸政治發展與重要決策。畢竟歷經50多年的軍人政府統治,已弱化市民社會的反威權動力,也連帶地讓文人政府必須對軍方備加禮遇。這一次的政變更讓緬甸人民心生恐懼和不安,擔心是否又要回到軍政府統治時代。

緬甸從1962年尼溫政變奪權開始,便長時期處於軍政府統治,一直到新世紀初,軍政府開始制訂民主路線圖,以及2008年制訂新《憲法》,軍方逐漸轉型推動聯邦團結發展黨(USDP)參與選舉,並在2012年贏得全國大選,由軍人出身的登盛擔任總統。

2015年,翁山蘇姬所領導的NLD贏得大選,終結軍人統治緬甸的時代,4年來翁山蘇姬以國務資政垂簾聽政,但軍方勢力仍虎視耽耽。2020年11月,翁山蘇姬領導的NLD獲逾83%國會議席的壓倒性勝選,讓軍方更難嚥得了這口氣。

在沒有提出具體證明下,軍方如何能以選舉舞弊疑慮為由,發動政變奪權?有兩個可能性:一是受川普主義影響,以舞弊為由,不接受選舉結果,更能搧動群眾,與發起強勢作為。二是參照1990年選舉事件,軍政府不接受翁山蘇姬帶領的NLD大獲全勝的結果,而以不公平和舞弊為由,不移轉政權且繼續執政,可說是如出一轍。

既使政變讓緬甸10年來的民主努力付之一炬,歐美國家大力譴責,美國總統拜登也聲明會考慮制裁緬甸,但當前軍方的如意算盤,可能與兩點有關:一是現年64歲的敏昂萊總司令是緬甸國防軍的「寡頭司令」,根據軍方規定,必須在1年內「屆齡退伍」和交出兵權,是否就此一搏不無可能。

二是軍方期待緬甸發展成類似泰國紅、黃衫軍對抗的兩個陣營,如「USDP、民族主義佛教徒、退休軍人」等,對上「NLD和其支持者,加上民主派人士」,形成兩陣線的政治競爭和對抗,在兩者擺不平下,可提高軍人干政的空間和機會。

目前緬甸國內尚未出現大規模的人民示威抗議,國際社會亦未對政變撻伐,軍方會如何接管政府,以及如何管理疫情發展,甚至對不景氣的經濟提振,都會面臨嚴峻的考驗。

再辦大選或制憲沒人信

再者,是否會如軍方所宣稱進行徹底檢查選舉舞弊,又,若是沒有出現弊端,那軍方豈非自取其辱?或是1年內再舉辦新大選,軍政府既使承諾還政於民,可能也不會有人相信。最後,軍方政變已否決2008年的《憲法》承諾,若再一次的制憲,可能意義不大,因為軍方不會遵守。

緬甸政變看起來搗毀了多年來的民主發展進程,但軍方也將自毀長城,緬甸人民不會原諒獨裁者。諷刺的是,緬甸政治難道無法脫離軍方政變和統治的宿命嗎?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