苛責防疫:一位在台英國人的疑惑(Phil Smith)

出版時間: 2021/02/06 18:00
更新時間: 2021/02/06 18:34
聽聞要求衛福部長陳時中因為有人感染就必須下台,或是要求政府改變防疫手段,讓在台英國人非常驚訝。資料合成照片

Phil Smith/路透前南亞、北亞總編輯,現居八里

如果你要問我,我的答案是,台灣絕對應該是如何對付新冠肺炎的正確範本。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已經1年,台灣是極少數有效控制疫情的國家之一,這個2300萬人口的島國沒有封城,生活一切大致如常,去年的經濟成長超越多數國家,而在可見的未來,應該也不會為錯誤的防疫政策付出慘痛的經濟代價。

驚訝要求衛福部長下台

我住在英國的親友已經關在家裡很久了,甚至在聖誕節也無法和家人團聚。和他們視訊時我說住在台灣因為疫情引起不便,就是去郵局或是搭乘大眾運輸時,必須記得戴口罩,他們嘖嘖稱奇。而當我告訴他們台灣政府為所有人準備了便宜的口罩,在轉角的便利商店就可以買得到時,他們簡直無法置信。在英國向我租房子的是一對早已因為封城無法出門工作的夫婦,丈夫是計程車司機妻子是美髮師,目前每天只能短暫出門在家附近放風,離開住家太遠就有可能會被重罰數百英鎊。至於我在法國南部的朋友,不僅白天沒有餐廳咖啡館可以去,因為宵禁晚上6時之後就不准出門。

或許歐洲太遙不可及,但就連一位和我多年前同時期派駐印度,目前在日本工作的一位記者朋友都語帶羨慕:老兄,你目前住在台灣真幸運!這個評語,是在他看見我在台灣環島旅行的照片之後。

我之所以花這些篇幅描述台灣以外的疫情狀況,是因為我對台灣政府面臨的各種指責,甚至希望衛福部長下台的要求,感到十分不解。我的母國英國因為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數已經超過10萬,而台灣只有9人。請注意,英國人口大約是台灣的3倍。英國處理疫情的方式是十分可恥的,我們有全球第五的死亡人數,以致首相強生必須公開向人民道歉,而美國或是歐洲國家輕忽的程度也不遑多讓。這些政府要不是不知所措就是慢了一大截,導致疫情全球蔓延一發不可收拾。

這也是為什麼我聽聞要求衛福部長因為偶爾有人感染就必須下台,或是要求政府改變防疫手段時,是非常驚訝的。沒錯,這個說話不疾不徐似乎沒有什麼可以讓他動怒的部長的確不是超人,但是在他的領導之下,台灣沒有和英國一樣有10多萬人死亡、將近400萬人感染。

當了一輩子記者的我,當然理解任何議題都可以政治化,舉世皆然。我也認為反對黨的責任,就是監督甚至大力批評執政黨。然而從旁觀者的角度看來,目前對台灣政府防疫的批評非常空洞,反對黨不可能愚蠢到認為這些批評,可以經得起事實的檢驗吧?這些批評幾乎像是因為毫無著力點造成的狗急跳牆,並且看不出有什麼建設性。

反對黨在民主政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然而台灣反對黨的批評或是建議,我認為不僅未經思考而且是無視國際現況的。也許他們錯誤認為反對黨的意義,就是對執政黨的任何政策提出無差別的相反意見。如果反對黨希望別人嚴肅以待,就不該不經思考提出批評,不僅沒有建設性還顯得有些幼稚。

如今疫苗問世,新冠肺炎的疫情進入下一章,想當然爾這個議題還是會被政治化,例如歐洲國家對疫苗的分配還在傷腦筋,英國則認定早已訂了疫苗是獲得了重大勝利,然而疫苗來自歐洲,如何到手還是問題。同時世界衛生組織也提出憂慮,就是貧困國家不可能花大錢買疫苗之際,富裕國家卻可以在疫苗市場大量高價搜購。

部分批評無視國際現況

回頭看台灣,一個從任何角度看來都絕對不貧窮的國家。衛福部長每天承受來自反對黨或是記者的壓力,要他公開他的購買計劃,指責他為什麼無法買到疫苗。如果連我這樣一個外國人都可以想像買不到疫苗的原因是什麼,台灣人不會不知道。中國面對台灣的態度很清楚,因此不難猜測台灣在國際市場購買疫苗會遭遇什麼樣的困難:中國會竭盡所能在任何議題上把台灣稱之為中國的一個省份。因此我可以想像衛福部長會把他的計劃緊緊抱在胸口,不讓任何人有機會阻撓。

要記錄良好的部長下台換人,就像是因為不知道現在沒有問題的車會不會在下周拋錨,因此要買一輛新車。當我和我在英國的哥哥提及此事時,他百思不得其解並且覺得可笑:只是因為有零星的感染案例?我的哥哥退休前是英國一所著名大學的醫學院院長,至今都還擔任英國國民健保署NHS某些計畫的顧問。

最後來看台灣的經濟,我知道有些人失去了工作,也有因為疫情無法繼續而倒閉的企業,但是不要忘了IMF(國際貨幣基金)預測全球經濟在2020年會衰退3.5%,這幾乎是自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以來最慘的時候了。BBC報導中國是在此時刻還能繼續有經濟成長的少數國家,但是台灣2.98%的成長率超越了中國的2.3%,這是30年來第一遭。

因此我知道一般台灣民眾並不會因為疫情造成國家經濟損失而要付更多的稅,目前為止也沒有看見多數國家面臨的困境:失業率暴增,大量中小企業甚至大公司倒閉,股市或是房地產價格崩盤。更別提我在世界各地朋友經歷的與親人永別,甚至無法見最後一面的悲劇。

這些就是我感覺疑惑的原因了。

台灣是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在此次疫情中的表現,在我看來是全方位的勝利,這個國家的國民,包括反對黨,都應該有這個體認。而反對黨在內部幼稚且無意義的攻擊,並不會讓台灣的民主制度更成熟完善,或是在世界上更令人刮目相看。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