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美中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陳宗巖)

更新時間: 2021/02/18 03:00
■拜登與習近平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對雙方交往數十年始終難以橫越的鴻溝一清二楚,熱線的內容少了不切實際的幻想,多了未來將各自曲折的設想。示意圖。設計畫面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陳宗巖/中山大學政治學研究所副教授

美國總統拜登在1月20日就任總統後的第22天(美國時間2月10日),撥了第一次電話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根據白宮聲明稿表示,通話內容除了拜年之外,主要圍繞在美國利益與國際局勢上。拜登在對話中表示,他的首要任務是確保美國人的安全、繁榮、健康、生活方式以及維繫自由與開放的印太地區。

此外,拜登強調他相當關切中國專斷且不公平的經濟政策、對香港民眾的鎮壓、對新疆人權的侵害,以及中國對區域及台灣強硬的舉措,隨後拜登在2月16日CNN節目中接受民眾提問時重申,他向習近平強調中方將為侵犯人權付出代價。拜登的發言與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先前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的通話內容一致,甚至更具有針對性。

與拜登相比,在4年多前,美國前總統川普在當選但尚未正式就任之際,與蔡英文通電話,川普高調地在推特發文,「台灣總統今天打電話給我,恭賀我當選,謝謝妳」,此舉公然挑戰中國。隨後,川普在2017年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國總統後的第21天(美國時間2017年2月9日)與習近平通了電話,根據白宮的聲明,川普在應習近平的要求下,將尊重「一個中國」政策,更強調川習對話非常地熱誠(extremely cordial)。

雖然美中權力競逐結構已然成形,兩強間關係漸漸陰霾,但仍有不少人擔心在細部外交操作上,拜登主掌白宮之後,美國將扭轉川普後期一連串的友台政策,在調整外交戰略期間,會犧牲部分台灣的利益。若檢視上述拜登與川普當選後的電話外交,或許台美間的關係沒想像中糟糕,以下有幾點值得關注。

拜習通話沒提一中政策

第一,拜登趕在農曆新年前與習近平通電話,硬是比4年前的川普晚了1天,就時間點的外交意義上來看,拜登似乎想傳遞出其對中政策將不比川普軟弱的訊息。在順序上,拜登與川普皆先與美國在歐亞地區傳統重要盟邦通話後,才輪到中國。

第二,在涉及台灣的部分,川普當時重申「一中政策」,應是為了平息北京因其率先與蔡英文通話並稱其為台灣總統的怒火,從這個脈絡下來看,川普在上任之初並不打算對中國強硬到底,僅想試探北京的底線。

拜登團隊在勝選後,先是透過「就職典禮國會聯合委員會」正式邀請台灣駐美大使蕭美琴出席典禮;在中國打壓台灣於蓋亞那設立「台灣辦公室」的事件中,鼓勵台灣與蓋亞那持續深化關係;美方也不斷警告共機擾台的行為。在雙方領袖通話前,北京應當會針對這些破壞美中關係的事件,要求拜登能公開重申一中政策,並淡化與美國對台灣的支持。

但從白宮的聲明看來,拜習通話中並沒有提到一中政策,在其他場合中也沒有刻意強調一中政策,反而表達嚴重關切中國對台灣的騷擾,更直接點名川普時代與中國在經貿、香港與新疆問題中的各種矛盾。就白宮公開的通話內容來看,拜登比川普釋出對中國更明確的不滿以及更強烈的警告訊號。

第三,在內容上,川普提到他與習近平的對話氣氛非常地熱誠,傳遞出在美中既有的矛盾中,川普仍將拉著習的手向前行,但後來的發展卻南轅北轍。反觀,當外界質疑拜登可能靠攏中國時,拜登並沒有刻意提到他與習近平通電話的氣氛,反而強調嚴重關切各種中國不合情理的作為,這裡所釋放出的訊息為,現階段的美中關係尚無轉圜的餘地,拜登不打算順應中國。

美印太戰略台角色吃重

從電話外交的內容來看,川普想跟習近平當的不只是朋友,雙方熱線的內容,雖不完全正面,但可察覺到川普急著改善美中關係到另一層次。拜登與習近平則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對雙方交往數十年始終難以橫越的鴻溝一清二楚,熱線的內容少了不切實際的幻想,多了未來將各自曲折的設想。

在美國未來曲折的路上,拜登的解法是拉著盟邦的手延續美國的印太戰略,布林肯在與楊潔篪通話中更提到,美國將究責中國破壞印太地區的穩定,這地區包括台灣海峽。從台灣的角度來看,拜登對付中國的開始,出乎意料地比川普更高調且強勢,若美中關係果真因兩強注定爭霸的結構而不可逆,則在拜登未來4年的印太戰略部署中,台灣勢必將扮演重要的角色。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