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案史料彙編》透露的訊息(陳儀深)

出版時間: 2021/02/18 17:00
更新時間: 2021/02/19 09:11
目前在景美人權園區看到的「汪希苓特區」,就是在汪被移送軍情局執行之前,由參謀總長郝柏村批可的、警總代為執行的地方。示意圖,為景美人權文化園區。資料照片

陳儀深/國史館館長

1980年代攸關人權迫害的「政治案件」,最引起國際注目的應數林宅血案(1980)、陳文成命案(1981)、江南案(1984,或稱汪希苓等殺人案)等3大案,前兩者可以看作美麗島事件的案外案,因為林義雄家屬被殺發生在高雄事件人犯(包括林義雄)被偵訊期間,而陳文成事件也是因他在美國積極為《美麗島》雜誌募款而被監控、而在回國省親時被警總約談而後死亡。由此亦可見,美麗島(高雄)事件的後座力。

這兩年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已經針對林宅血案和陳文成命案寫出報告,而國史館也在2019年出版兩冊的《陳文成案史料彙編》,讀者若能平心閱讀,所能掌握的真相輪廓實已遠比過去清晰。

美方來台實地進行測謊

江南案比較是另外的故事,牽涉情治單位與黑幫的關係、特殊族群對蔣家政權的愚忠,但是政府官員授意黑道份子去美國領土殺害一個美國公民、異議作家,引起美國政府憤怒、不得不公然介入,同時也印證了1970年代以來,國民黨政府一直遭受的人權指控,所以給蔣經國的壓力必定是空前的,很可能是他在晚年必須走向開放的主因之一。

劉宜良(1932-1984)筆名江南,1949年隻身隨軍來台,1954年在政工幹校結業前夕因故被校方開除,後擔任記者,1967年赴美求學、1970年以撰寫江西時期的蔣經國而獲碩士學位。或許由於他的反威權性格並與左傾人士交往,早已被國民黨政府盯上,國史館即將發表的《史料彙編》就是從1973年5月2日國安局人員針對劉宜良在香港《南北極》發表蔣介石婚姻生活考及蔣經國傳,所寫的簽呈報告開始。

1970年代,劉宜良又頻頻訪問吳國楨並發表相關文章,被情治單位認為「借吳國楨之口遂行誣衊陰謀之目的」。國安局雖曾「設法爭取劉逆歸正」或希望他「不要寫蔣家的東西」,都沒有預期的成果;1981年開始劉宜良因《蔣經國傳》續集接近完成又「四處要價」,蔣傳改版的事劉拿了錢、也確實有所修改,劉甚至成了「駐美聘幹」,但1983年末吳國楨80大壽、劉準備寫《吳國楨傳》並已得到吳家允諾可以閱覽其各方面檔案資料,汪希苓認為這是言而無信,終於引來殺身之禍。

本案特殊之處在於情報局長汪希苓指使竹聯幫份子陳啟禮等,赴美教訓(暗殺)劉宜良,檔案顯示1984年8月情報局有事先對陳啟禮、帥嶽峰做了情報員的短期訓練,陳啟禮完成任務之後還在美錄製保命錄音帶,本書已將錄音帶譯文收入。案發之後,當局對竹聯幫份子的諸多調查筆錄,應是研究台灣黑道幫派的重要史料;而美方人員來台調查時,與情報局相關人等的諸多「談話紀要」,也揭開不少情治工作的神祕面紗。1984年底、1985年初美國國務院對我外交部門施壓的過程,提及引渡、索拉茲決議案(影響對台軍售),且來台實地進行測謊,這些檔案莫不顯示台美關係的微妙面向。

本人對這批史料「先睹為快」的時候,發現檔案所透露的兩件事很值得注意:(一)1985年6月汪希苓、胡儀敏、陳虎門3人被判刑確定以後的執行,為什麼需要在景美軍事看守所外面另建所謂的「汪希苓特區」?

軍法局的說法是,由於3人皆為身分特殊、機密等級甚高之人員,「無論就維護國家機密及受刑人安全,均不宜由一般軍事監獄執行,仍以由情報局代監執行為適當。」但一方面法院審理陳啟禮等殺人案尚未確定,一方面軍情局各項安全設施尚待完成,所以目前在景美人權園區看到的「汪希苓特區」,就是在汪被移送軍情局執行之前,由參謀總長郝柏村批可的、警總代為執行的地方。

汪希苓一度列特赦名單

(二)1991年1月汪希苓獲得假釋之前,由於國防部長郝柏村和行政院長李煥的「努力」,差一點名列1990年5月20日李登輝總統就職典禮宣布的特赦名單之中;原本總統府幕僚研擬的特赦明明以美麗島事件為主的「叛亂犯」為對象,目的是緩和政治對立、促進團結,可是行政院簽上來的名單竟然包括汪希苓、陳啟禮、吳敦等3位「殺人犯」,莫非這是他們心目中念茲在茲的「轉型正義」?所幸5月19日最後一刻總統府內部的簽呈,已把3位殺人犯排除在外。

由此可見,李登輝接掌大位以後,仍須與保守勢力「過招」,過程並不是外界想像的那麼平順。

( 編按:《江南案史料彙編》新書發表會,於2021年2月20日下午2時在台北市長沙街國史館4樓舉行。)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