矯正署放手吧 讓監改透明公開(陳惠敏)

更新時間: 2021/02/20 17:01
「透明」就是外部視察小組的最關鍵。示意圖。資料照片

陳惠敏/監所關注小組理事長

《監獄行刑法》及《羈押法》在去(2020)年7月15日正式上路前,備受期待。包括監所關注小組在內,共同參與了由民間司改會所主辦的記者會,提出我們的眾多期待。我也在7月12日投稿「監所制度大異動 超前部署社安網」一文,特別提出3點特別令人期待和興奮,更是值得觀察之處,包括:1、調整作業賸餘分配;2、設置獨立的外部視察小組如何組成及運作;3、明確申訴管道、流程及其救濟。

猶記得我在記者會上曾經這麼說的,「民間團體是與矯正署並肩同行的合作單位,我們希望透過合作,使矯正署從法務部最保守單位,躍升為最進步的單位。」7個月過去了,監所關注小組和關切監所改革的各界朋友們,無論是在提出外部視察委員的建議名單、提供外部視察委員的參考手冊,以及真正進入外部視察小組後的認真看待自己的任務,那都是因為,我們多麼期待在政府部門內較弱勢、資源少的矯正署,能在民間和政府攜手合作、共同協力下,補上社會安全網不那麼顯眼卻如此貼近的一塊。

目前在監近6萬名收容人、6萬個以上的家庭、乘上好幾倍的親友相關人等,不該是絕望的啞芽,我們始終認為這是個希望工程,都在加強社會的安全感。

具名報告被刪到剩表格

於是我們在去年8月底前,徵詢了近50位來自心理、公衛、法律、社會、社工、人權、藝術教育、少年教育等的各路有志者,分監所、分區域地提供給了矯正署。也多次在各監所請我們推薦時,即刻建議協助徵詢可能人選。原因無他,讓外部視察小組可以順利上路運作,這是在台灣的獄政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大步,大家都有期待。

而原本應當在10月初公告的各監所最後外部視察委員名單,一直到12月中旬之後才開始分頭通知聯繫上榜的委員們,要召開第一次會議了。無妨,大家就快快上工,趕緊熟悉狀況,列出委員們各自專長和關注的議題,以及年度目標才是最要緊的。接著,依照「監獄及看守所外部視察小組實施辦法」第17條,下個挑戰來了,各監所外部視察小組必須要在只開過一次會、大部分只有第一次進監所比較全面性看過一次後的1月10日要提出每季視察報告。

以我參與的外部視察小組為例,我必須要很感謝監所方從典獄長和相關同仁的大力協助,以及同為視察小組成員的學者專家們,我們幾乎是在很快的時間內決定了在不使監所(矯正署要求交報告的期限)難為的前提下,甚至提前在1月5日就在所有小組委員同意共同具名並提出報告以示負責的狀況下,提出了今年度的視察重點、目標及目前看見的報告。

我們在第一次的報告裡,提出了我們的關切重點,包括了監所作業(自主作業、自營作業、委託作業的收入差別及之後銜接出監後可能的機會和遭遇的問題等)、基本生活條件、監所工作者的勞動條件、身心醫療環境及門診、外醫、保外的流程和部署,因應重刑化下不得不在監所終老的長照、訴訟權利及法律提供的保障等,供給量是否足夠,要怎麼幫忙監所可以補足?在這樣的前提下,我們同意共同具名負責任地提出我們的看法。並依照辦法第17條之規定,由機關報請矯正署陳報法務部備查,並「刊登監督機關網站或以其他適當方式公開」。

只是萬萬沒想到,在今年春節前2天的2月8日,可能很少人發現,矯正署的網站上,放上了51個監所第一次的外部視察小組報告。而我非常驚訝地發現,我們所提報的報告,竟然被刪除到只剩下表格(而且還稱這是日本模式),且我們原本共同打算具名的這個負責,也被拿掉了。

我心裡第一個念頭是,「這不是我們交出的報告,到底要我怎麼負責啊?」而且我們都願意具名負責了,為什麼不讓我們負責啊?

讓我們回到《監獄行刑法》的第7條母法依據吧!「為落實透明化原則,保障受刑人權益,監獄應設獨立之外部視察小組,置委員3人至7人,任期2年,均為無給職,由監督機關陳報法務部核定後遴聘之。」

瞧見了嗎?「透明」就是外部視察小組的關鍵。在我迄今短短這3個月的第一線參與,我尊敬有志一同卻可能遭遇各種困難的體制內外的每位夥伴,每個人都在想辦法,每個人都在創造可能性,每個人都在替我們所在的社會,再努力一點點。在此,我要慎重地呼籲矯正署,放手吧!外部視察小組委員負責的方式,只能是獨立、公開、透明。沒有其他啊!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