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三接公投不悖離「以綠廢核」(劉志堅)

出版時間 2021/03/04
■即使支持藻礁公投,也應顧及綠能政策,只有發展充分的、可再生的、可替代的綠電——可被「RE100」綠色產業供應鏈接受認可的綠電,才是永續台灣之路。示意圖。資料照片/潘忠政攝
■即使支持藻礁公投,也應顧及綠能政策,只有發展充分的、可再生的、可替代的綠電——可被「RE100」綠色產業供應鏈接受認可的綠電,才是永續台灣之路。示意圖。資料照片/潘忠政攝

劉志堅/台灣環保聯盟會長

近來,三接天然氣接收站之公投連署,在社會引發熱議,有論者提出,即使支持藻礁公投,也應顧及綠能政策,如節電、減碳、能源轉型與穩定供電得前提,公投領銜人潘忠政老師在理由書也支持「非核減煤」、關切氣候變遷政策及國防安全等。

經濟部提出,若將三接遷台北港,施工期要拖11年,這或許是自綁手腳。一個整體的能源方案規劃30年為期,故台北港及其他折衷與應急方案,仍是可併行的,即使稍些延遲也無妨。然擔心電能不足,要重啟核電,應是一個大原則的抉擇,是非核還是重啟?

在廣大公民參與下,經濟部於2020年11月發布「能源轉型白皮書」,因該白皮書只規劃到2025年,故政府當今的政策,就是「能源轉型,以綠廢核」這條路。由現實執行面來看,廢核需有過渡階段,這個「綠」,就是發展綠能或再生能源。只有發展充分的、可再生的、可替代的綠電——可被「RE100」綠色產業供應鏈接受認可的綠電,才是永續台灣之路。

與此同時,比爾蓋茲新書主張使用核電來減碳或達零碳排,謂最新第四代反應爐技術,因沒有高壓作用的問題,技術很安全。但比爾蓋茲2006年設立核電公司研究「行進波反應爐」(TWR),宣布要在美國建核電廠,卻反而在2015年與中國核工業集團簽約,計畫在北京設廠,因中美貿易戰而中斷。這種核電廠尚在研究階段,且充滿著政治性。比爾蓋茲挺新一代核能技術,這是一件值得關注的事,但若比爾蓋茲協助中國致力核能研究,讓一個極權共產國家成為世界第一核電強國,以中美處於戰略對抗狀態,這就不是一件簡單、單純的事情。

「歐盟綠色政綱」提醒對減碳的急迫性及各種做法、協力義務,沒有特別排除核能,是有其現實、背景的因素。就像台灣的核二、核三仍在運轉,但依「非核家園政策」計畫於2025年前完全關閉、除役,而在目前並未立即關閉,這自是有一個過渡階段、緩衝過程。當全球的能源趨勢是朝向逐漸減核、非核,各國有各國的做法與時程,以符合其利益,是可理解,但不可以此為正確做法。

台有發展再生能源優勢

反觀台灣,更要認知台灣的現實考量,及採取「能源轉型,以綠廢核」之策,自是有最大利益及最好的利基位置。台灣的風能資源在全球排前幾名(全球最優20處離岸風場,台灣佔16處),太陽能資源普遍良好,還有地熱、生質能、海洋能,都有待發展,並已在特定地址以水力形成抽續發電系統,如明潭(既有)、德基水庫(規劃興建)等方式,以穩定電網中因再生能源的不穩定性或時間周期性變化。再者,尚可持續開發地熱田,做為穩定、持續、便宜的基載,以取代核電廠電能,這些都是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綠電)擁有的天然優異條件。

使用核電在台灣相對的極端劣勢及危機,其一為台灣(幾乎)沒有偏遠廣大之地,或適合地質條件地處置場址,以興建儲放處置用過的核廢料。其二為台灣因地質問題,核電廠頗受火山、地震、海嘯的威脅,隨時處於危機中。最後,台灣地小人稠,沒有疏散餘地,萬一發生核災變,只剩滅島滅國。擁核人士與政黨要認知:台灣沒有使用核電的客觀、現實條件。

我國政府的能源政策,已訂定及公告「能源轉型白皮書」,各種政策、措施與計畫皆基植於此,我們就是要朝「能源轉型,以綠廢核」,以創建更永續的台灣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