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網評論:更多公投不代表更多民主(Phil Smith)

更新時間: 2021/03/06 01:00
■把眾多議題訴諸公投,除了不了解議題或是情緒投票,最糟的情況是被渴望獲得政治利益的政客左右,美國豬肉進口議題公投,就凸顯了這些危險。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Phil Smith/路透前南亞、北亞總編輯,現居八里

即使離完美甚遠,民主是好事,至少是個可以帶來自由、平等、和平、繁榮和追求幸福等等的制度,這是毋庸置疑的。我們必須肯定每個人的基本價值和尊嚴,尊重平等,對多數治理和少數權益保持信心,接受妥協的必要,也在最大限度內接受個人自由的堅持。如果這個想法沒有爭議,我們再談接下來的話題,公投。

過去我多次短期停留台灣拜訪我太太的親友,真正居住在這個美好的島國只剛剛超過1年,雖然不算長但職業使然的觀察,我認為多數人同意台灣政府想要達成以上提及民主可帶來的成就,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對把公投當成解決政治問題工具的趨勢,感到憂心。

放眼公投不僅鮮少成功解決問題,反而常在達成民主成就的過程中劃上一刀。除了傾向忽略整體利益,公投也否定妥協的必要,但是所有的政府都必須靠妥協來辦事,進而實現共同利益的目標。我認為近年來全球矚目的公投若不是糟到無法收拾,就是徹頭徹尾的危險。因為政治因素提出公投不罕見,也不乏完全不了解就投下一票,讓情感凌駕於理智之上,無視議題的全貌。

更糟糕的是,公投常受政治菁英左右,英國脫歐就是個好例子。公投之前政治人物四處兜售空中樓閣,事後證明都是謊言,但脫歐已經無法挽回。再者公投內容也是個問題,很少議題是非黑即白,但公投同意或不同意的本質卻是如此。此外公投主文如何設定,也能輕易對結果產生巨大影響;這是公投與全國性選舉的不同之處。

政府通常得深入研究分析,與專家或是各行各業相關團體反覆進行諮詢,進而做出涵蓋多方考慮的決策,再根據這些結果制定執行方向。如果民選政府搞砸了,人們可以在下次選舉投票趕他們下台。政治是灰色的不是非黑即白,你可以更換政府,但公投結果卻鮮少翻盤。

公投撕裂英國和蘇格蘭

再回到我的國家,脫歐公投撕裂英國,英鎊暴跌經濟問題層出不窮,許多行業因而焦頭爛額。許多民意調查顯示,認為脫歐錯誤的英國人多於認為正確的人,但不論多少人認為那是個糟透了的主意,木已成舟。

公投(referendum)還會遇到所謂投無止境(neverendum)的問題,蘇格蘭是另一個好例子。他們幾年前舉行獨立公投,只差一點獨立不成繼續留在英國。和脫歐一樣,這個公投也撕裂了蘇格蘭,造成家庭和朋友之間的鴻溝,於整個社會而言非常不利。現在他們打算再次舉行獨立公投,結果即使只獲得比對方多1票,巨大變化都會到來,分裂也會更加嚴重。至於此處獨立的本質和意義,我相信你們一定知道蘇格蘭和台灣的情形完全不同。

台灣不僅有和英國公投一樣精神錯亂的簡單多數決要面對,在我看來,把眾多議題訴諸公投,更加荒謬。除了不了解議題或是情緒投票,最糟的情況是被渴望獲得政治利益的自私政客左右。最近我一直聽到的美國豬肉進口議題,就凸顯了這些危險。

破壞多數當選政府政策

台灣希望與美國發展更緊密的關係是明智的目標,儘管豬肉進口有爭議,但小規模的美豬進口,與有機會和美國建立更全面而良好的貿易或是政治關係相比,顯然是個小問題,更別提似乎也沒有進口商願意進口美國萊豬。這就是我之前提到過的「妥協的必要性」。如果反對黨認為少數美豬進口是如此重大議題,就應該把禁止美豬進口列入下次競選的主要政策,以執政來實踐。但他們卻只打算進行公投,這種把公投當成政治工具,破壞多數當選政府政策的做法,對民主只有傷害。此類公投導致更少的民主,而不是更多。

類似情形也出現在環保和發電議題上。允許一些團體透過公投擾亂政府基礎設施的政策,不是實踐民主,是在政策執行上造成拖延和問題。最簡單的陳述是,政府計劃以現有找到最不糟糕的方式,確保夜間燈會亮,一直說「不」而沒有對應之道,並不會讓你向前邁進。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說這些議題應該被忽略,而是如果真的要進行公投,拜託請把公投放在國家層級的重大議題上,而不是要不要進口一小部分的美國豬肉。不過即使英國脫歐和蘇格蘭獨立這樣重大的國家議題,我的論點仍然是公投並沒有帶來多數人的共同利益,甚至帶來傷害。

台灣在2017年12月全面放寬了公投在提案、連署與通過的門檻,當我發現2018年底的地方選舉,竟然包括了10項公投議題時,驚訝可想而知。對於台灣這個新民主國家來說,這是倒退了一步。這些議題的解決之地,應該在全國大選主要政黨的政策宣言中,而不是動不動就訴諸公投。成熟有效率的反對黨應該在國會中為他們相信的政策進行辯論,他們可能會贏也可能會輸,但這才是民主的運作方式。

妥協必要與能力被排除

如果考慮國際地位和處境,台灣比其他國家面臨更多更複雜的問題,頻繁的公投卻造成了無謂的混亂與滯礙。政府需要的是帶領國家向前的治理能力,而不該被困在自家後院,與反對黨或反對團體不停奮戰。台灣試圖走向國際獲得更大的立足點,但卻陷入了內部公投的漩渦,這對國家或大多數人民的利益都沒有好處。以目前台灣不斷有公投出現的趨勢看來,民主重要的本質之一,也就是妥協的必要與能力,已經不知不覺被排除了。

最後我要引用愛爾蘭政治家和哲學家埃德蒙伯克(Edmund Burke)的名言:「所有政府……都是建立在妥協和以物易物之上的。我們在各種不方便之中取得平衡;我們既有接受就得付出;我們放棄某些權利去享受其他權利;我們選擇讓自己成為快樂的公民,而不是吹毛求疵的爭論者。」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