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中信:公投的民主本質與人際動員(王宏恩)

更新時間: 2021/03/15 01:00
■相較於2018年公投執政黨不太表態,如今執政黨與反對黨對公投的動員態勢已經擺出來。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王宏恩/美國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學助理教授

在當今政黨競爭的民主制度中,公民投票成為一個有趣的存在。假如真的有一個議題,大多數民眾支持,而且政府也做得到,那爭取選票極大化、爭取中間選民的執政黨們,應該還沒公投就已經選擇執行這個政策了。假如多數民眾都長年支持,執政黨為何不討好選民、反而堅持不做?那通常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政黨執政後拿到更多國家級資料,發現真的做不到;第二,執政黨假裝做不到。

民眾與政府之間是存在資訊不對稱的,所以民眾本質上無法區分政府是真的做不到、還是假裝做不到。面對資訊落差,一些民眾會觀察,政黨輪替後假如本來意見相左的政黨,上台面對某個議題都無法執行,那可能真的就是國家本身資源、安全性或外國壓力而無法執行該政策。

這時菁英主義者會跳出來說,假如民眾有資訊落差,那就不要公投,交給政府專家決斷就好了啊!如同最近一些民調顯示,大多數民眾對於目前成案的重啟核四公投毫無了解、甚至2018年連公投內容是「廢除非核家園」的條文(而且政府確實照辦了),都以為自己是在投「以核養綠」(結果公投內容毫無養綠的部分)。過去政治學的研究,也對於民眾的政治知識非常悲觀,大多數民眾對於立委有幾位、大法官是誰都不知道,那要怎麼投票呢?

成總統政治信任的對戰

一些近年來的政治學研究卻指出,雖然民眾對於公投議案或政治並不清楚,但民眾會找到一些認知捷徑,讓自己最後的投票選擇是符合自己利益的。政治學界最有名的例子就是1988年加州的汽車保險公投案,當時加州各家保險公司、公民團體與律師團體提出了5種不同的保險案交付公投,民眾絕大多數5個案子連看都看不懂。然而,民調結果顯示,大多數民眾的投票選擇,大致上都跟自己荷包的利益一致,甚至那些在民調考題上對5個案子理解程度為零的民眾,很多都投「對」票了。

為什麼呢?因為民眾雖然不懂公投案,但可以找到值得相信的個人或團體,來輔助決策投票意向,例如看自己的工會支持誰、看律師團隊支持誰、看倡議團體過去的表現、看政黨或政治人物支持誰等,因為過去累積對這些團體的信任,最後就照著這些團體的意向去投票,大致上也不會錯,這就是認知捷徑。

上述討論揭露了公投的兩個本質:政治信任與動員網絡。多數民眾不知道執政黨到底真的做不到還是在假裝做不到,因此對於公投案的贊成與否,取決於對於執政黨與倡議團體的信賴程度,以及每次選舉前諮詢的那個資訊節點的投票意向。這也如中研院蘇彥圖研究員上周在《蘋果》論壇澄社專欄所云,政黨有動機去介入公投案,而民眾也有動機透過政黨來簡化自己的投票選擇。

相較於2018年公投執政黨不太表態,如今執政黨與反對黨對公投的動員態勢已經擺出來,執政黨直接由目前聲望最高的總統蔡英文開啟動員,也看到啟動資訊傳播的資源與節點的跡象,而反對黨更早就由國民黨在各地黨部動員許久。當公投案成為總統的政治信任的對戰,最後大概就是4個反對與4個贊成的政黨對決,無論價值或邏輯一致性。

對於社運團體或熱血青年來說,環保公投成為藍綠對決令人氣餒,畢竟環境就是環境。但對於獨派支持者來說,台灣沒有保衛南海數個被中國水泥填平成為軍事島嶼的能力,這些島嶼本來也都是環境優良的漁場,卻死於軍事擴張;軍事威脅仍在,台灣就沒有保衛藻礁的餘裕,電力與經濟也只能繼續擴大下去,不得歲月靜好,右派與獨派論述逐漸結合。

社運公投組織形成力量

另一方面,在台灣認同已經超過7成的當下,大多社運團體或年輕人本質上也是具高度台灣認同的,是因為希望可以在台灣生活長長久久,才在意台灣的環境保護,這些後物質主義的論述也是台灣經濟成長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檢討,才不會讓經濟開發走向短視近利的歧途。

當目前執政黨從9年前(2012年總統大選)推公平正義到現在喊出環保取捨,等於實質讓出了光譜上獨左的空間了。而獨左空間與支持者有多大的能力轉換為選票與實際政策,取決於這幾年公民團體與青年是否有辦法透過社運與公投逐漸組織,最後形成政治力量,畢竟政府最後還是看選票與法律來做事的。

BannerBanner